0626  

謝杰便曾在《虔台倭纂》中一針見血地指出:“寇與商同是人,市通則寇轉爲商,市禁則商轉爲寇。”抗倭官員譚綸則用“老鼠洞”的比喻形象地揭示了海禁乃倭患大起的根本原因:比如發現家裏有老鼠,一定要留一個洞,若是都堵上,更多的地方便會被老鼠穿破。嘉靖時邊防政論家唐樞更是洞若觀火地指出:“非倭夷敢自犯中華,乃中國自爲寇也。”

這也合理解釋了朱紈的悲劇——他顛覆雙嶼港,斷了普通民衆生路和豪門勢族的財路,很快遭遇到閩浙權貴之朝中勢力的圍攻和彈劾。他不肯接受即將到來的審訊和侮辱,留下了“縱天子不欲死我,閩浙人必殺我”的遺言,服毒自殺。

誘殺王直,浙海再無海商

談到“嘉靖大倭寇”,“倭寇王”王直是必然要提及的重要人物。官方的《明史•日本傳》裏“嘉靖倭亂”幾乎一半全是他的記錄,各種紀略、方志和相關的民間傳說更是浩如烟海。

王直,徽州人,本姓汪。早期不過是許氏兄弟的僚屬,雙嶼港之戰後,王直收集餘黨,轉移到舟山烈港(瀝港)重振勢力。他讀過書,深謀勇略,思想超前,明白海洋可以富國裕民,其最大的夢想便是朝廷能改變國策,通商互市。

雙嶼港之戰後,走私海商分裂成主張通商的互市派與鋌而走險的寇掠派。前者爲繼承雙嶼港傳統的王直集團;後者則爲林碧川、蕭顯、徐海等集團。

開始時,王直仍對朝廷抱有極大的期望,在地方官默許“私市”的暗示下,他主動配合官府,十分賣力,平定了陳思盼等多股燒殺掠奪的海盜,維持沿海秩序,逐漸確立了自己“海上霸主”的地位,幷試圖在瀝港重建雙嶼港的繁華。然而,面對王直的誠意,官府却背信弃義——1553年閏三月的一個深夜,俞大猷率官軍偷襲瀝港,王直敗走日本。雙嶼港和瀝港的相繼覆滅,讓浙江的國際海上貿易網絡遭受重創。自此,明清時代的浙海再無和平經營之海商的容身之地。

此後數年,王直居留于日本平戶,他帶來了中外商船,使平戶成爲繁榮的國際貿易港,深受當地領主歡迎。在遙遠的東瀛,他自稱徽王,以信義取利,控制了東亞海上貿易,成爲了受人尊敬的大海商。其“東方商人”的精神風貌被日本商界視爲典範,被尊爲“大明國的儒生”。史料描寫烘托出了王直的赫赫威儀——“緋袍玉帶,金頂五檐黃傘侍衛五十人,皆金甲銀盔,出鞘明刀”,其建造的巨艦可容納兩千人,甲板上可以馳馬往來,而“三十六島之夷,皆其指使”。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海上帝王般的王直,在大海的這邊,在他的故土和祖國,却被視爲“東南禍本”,名列通緝令榜首。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東南沿海的抗倭統帥職位落到了王直的同鄉,徽州人胡宗憲的身上。此人博學深思,文韜武略,面對茫茫大海,他準確地判斷道:“海上賊惟(王)直機警難制,其餘皆鼠輩,毋足慮。”爲了招降這位關鍵人物,對徽商心理極爲瞭解的胡宗憲先將王直的老母妻兒放出監獄,優裕供養,幷讓其兒子寫下血書,勸王直早降。又派了兩位使者去日本,封官許願,幷答應通商互市。

在如此淩厲的招式面前,王直果然招架不住。當其得知親人無恙,他不禁喜極而泣,幷謙卑地向來使訴苦曰:“我本非爲亂,因俞總兵圖我,拘我家屬,遂絕歸路。”而對于通商互市的承諾,他更加無法抗拒。爲了表示誠意,他先派義子毛海峰領軍回國助官軍剿賊,隨後率精銳千餘人,乘“異樣巨艦”回到舟山岑港,大興土木,預備開市。胡宗憲要他來接受官職,他坦然前去,沒想到,一去便被扣留了。

胡宗憲雖扣押了王直,但坦率地說,他最初的確是主張招撫的,幷認爲朝廷若能善用王直,便可使倭患不剿自平。然而殘酷的現實是,明王朝根本無法容忍這位“海上帝王”,早先爲擒斬王直,便曾開出“封伯爵賞萬金授高官”的驚人厚賞。入骨的忌恨很快興風作浪,稱胡宗憲接受了王直巨額賄賂等讒言誣陷如潮而至。在這樣的處境裏,胡爲求自保,不得不改變了態度。他很快在奏疏中表態:王直乃是禍首,罪在不赦,今自來送死,請廟堂處分,臣當督率兵將殲滅其餘黨。

實際上,將王直視爲整個嘉靖倭難的背後總指揮這個說法是十分值得商榷的。中日間距離遙遠,又受季風限制,往返溝通難度很大。又據學者考證,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陷黃岩攻郭巨的主犯是林碧川集團,而次年所謂王直勾諸倭大舉入寇的動亂,也有很多證據顯示乃是蕭顯集團所爲。這些海盜團夥本互不統屬,甚至彼此劫奪,遠在日本的王直要全盤操縱如此衆多的海寇集團,指揮成千上萬的海盜效死,也著實難以實現。

就王直本人來說,他至死也不肯承認勾結倭寇入侵之罪,早先面對胡宗憲的指責,他便反駁道:“總督公之聽誤矣!直爲國家驅盜非爲盜者也!”下獄時亦連聲追問:“吾何罪?吾何罪?”在獄中還寫下《自明疏》,理直氣壯地申辯:“竊臣直覓利商海,賣貨浙福,與人同利,爲國扞邊,絕無勾引黨賊侵擾事情,此天地神人所共知者。”歷數自己剿賊的功勞後,他仍祈求皇上開放海禁,幷承諾“效犬馬微勞馳驅”,願爲朝廷平定海疆。當然,這一切都是妄想,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王直在杭州被斬首。臨刑時他不勝怨憤地說:“不意典刑茲土!”伸頸受刃,至死不求饒。

如此說來,倘若王直真的沒有主使海盜劫掠沿海的話,那麽他最大的罪狀也不過是“要挾官府,開港通市”,而終其一生卑微而終極的夢想,也不過是成爲一名海上的“紅頂商人”。

 

阿程:
今日數據,十大法人台指期淨多單留倉5054口;外資淨多單留倉12866口。外資今日買超台54.8億,成交金額972億,加權指數收在9320.94,上漲78.78點。

2014-06-26_175526

2014-06-26_175602

2014-06-26_175707

2014-06-26_175653  

說明:
家族財富基金指標指標包含:Job指標、阿程盤中籌碼指標、長期籌碼指標、技術面指標,指數範圍約在-100%~+100%之間

風險聲明:本文僅供研究討論,投資者需自負風險。

 


■籌碼分析大全-領先大盤的不傳之秘■

■黑手指標:政府基金護盤指標-八大官銀券商買賣「總金額」
■黑手指標:八大官銀券商買賣排名-「個股」
■個股籌碼:外資投信合計個股買賣金額排名
■個股籌碼:推測外資借券還券個股金額排名
■反彈指標:大盤融資維持率、餘額增減/賈乞敗
■大盤籌碼:借券賣出餘額/賈乞敗
■大盤籌碼:十大惡人籌碼分析圖/賈乞敗
■大盤籌碼:三大法人籌碼分析圖/賈乞敗
■大盤籌碼:Put/Call Ratio多空指標追蹤/賈乞敗
■外匯籌碼:CFTC持倉報告-新式
■外匯籌碼:CFTC持倉報告-舊式
■中國籌碼:滬深300期貨十大會員持倉/賈乞敗
■終極反指標:摩台期貨散戶留倉單/賈乞敗
■新聞追蹤:索羅斯/賈乞敗
■新聞追蹤:葛洛斯/賈乞敗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