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不久前,南非是非洲最穩定和經濟最成功的國家。新舊世紀之交,南非的GDP占撒哈拉沙漠以南48個國家GDP總和的40%;與此相比,蹣跚而行的奈及利亞排在第二位,儘管其人口是南非的3倍還多,但是其GDP只占總和的14%左右。單純從經濟角度來衡量,其餘國家幾乎可以不計。不管南非的種族隔離制度傳統如何可憎,一整套穩固的制度在1994年支撐了她向民主制度的過渡:適當的議會和選舉體系,完善的新憲法,獨立的法庭,活力四射的新聞出版和世界一流的股票市場。在以博大胸懷化解了一場種族流血衝突的納爾遜•曼德拉的指引下,這個彩虹之國成為非洲其他國家的指路明燈。


自那時起,曾被本刊苛刻地稱為“絕望大陸”的非洲開始大膽前行。同時,儘管仍舊擁有依靠這個大陸上最成熟的經濟體而運轉的礦產寶藏,南非在政治和經濟方面都走上了下坡路。據大致估算,奈及利亞的經濟儘管同現在相比沒有多大起色,仍將在數年後超過南非。南非出了什麼問題?這些問題該怎麼解決呢?

黑雲壓城

過去的十年間,林波波河以北的非洲一直以6%的年均增長率增長,而在過去幾年間,南非的增長率已經降到不足2%。評級機構剛剛下調了南非的主權債務評級。曾是經濟增長引擎的採礦業遭到了罷工風潮的打擊,在工人要求提高報酬和暴力活動氾濫的情況下,幾家最大規模的公司已經消減了數千個工作崗位。今年8月。位於商業首都約翰尼斯堡附近的馬利卡納的一處鉑礦發生了一場衝突,導致34人死于員警手下。外國投資正在撤離,對政府無法提供服務的抗議也愈演愈烈。南非的教育現狀慘不忍睹:據世界經濟論壇統計,在144個國家中,南非的初等教育排在第132位,科學和數學排在倒數第二位。在失業率方面,官方公佈的數字是25%,實際接近40%;24歲以下的年輕人中有一半找不到工作。在那些有工作的人中,三分之一的人每天得到的報酬不足2美元。自實行種族隔離制度以來,不平等現象一直在擴大,如今,南非富人與窮人之間的差距位據世界貧富差距最大的國家之列。

造成這種局面的責任不能全怪執政的非國大。南非近年來的表現不如其鄰國,部分原因在於其成熟的經濟體與富裕國家之間的聯繫過於密切,因此易受富裕國家問題的影響。非國大也贏得了一些非凡的成就——包括住房和一些福利,這是大多數貧窮黑人在種族隔離時期經常享受不到政府服務。但是非國大的無能和腐敗透頂是造成南非衰落的主要原因。

自曼德拉1999年退休後,這個國家一直處於一種領導乏力的狀態。在9年的時間裡,她一直都在忍受著塔博•姆貝基帶有種族色彩的偏激政策,這種政策與曼德拉胸懷博大的包容性政策有著天壤之別。姆貝基否認HIV與愛滋病之間有關聯,結果使數百萬人付出代價。姆貝基在2008年被自己人廢黜,經過了卡萊馬•莫特蘭蒂的短暫過渡期後,雅各•祖馬在2009年接過了總統的職位。

祖馬上任後毀譽參半。他因極度腐敗和卑劣的性行為而數次險些被判刑;而青睞祖馬的人認為,他既有魅力又性情樸素,同時還有一種調和各種族之間和非國大各派別之間分歧的精明。一方是受激進民族主義者(朱利斯•馬萊馬)煽動的浮躁群眾,另一方是蠢蠢欲動的資本家和貪婪的黨內大佬,夾在其中的祖馬左右搖擺猶豫不決,既沒有提供一種設想也沒能建立一個立場堅定的政府。

更糟糕的是,祖馬無力剷除腐敗瘟疫。在他的庇護下,非國大試圖暗中破壞法庭,員警,司法和新聞出版等方面的獨立性。非國大將政黨和國家的利益合二為一,把公共項目的合同作為對其忠誠的獎賞分發給個人——因此,人們尖刻地嘲諷說,國家被抵押給了“竊盜統治2”。腐敗消弱了經濟的競爭力,催生出一批臭名昭著的黑人精英。結果,只有極少的財富被一點一點地分派下去。

在種族隔離制度被廢除近20年後,南非正逐漸成為事實上的一黨制的國家。具有自由主義傾向的反對派——民主聯盟的領導人海倫•齊勒是一位具有頑強鬥志的白人婦女,她以前曾是一位元反對種族隔離制度的記者——提出了正確的思想,呼籲非國大首先要尊重憲法。民主聯盟在選舉中的獲得的支持率在增加,在2009年的最新議會選舉中其得票率提升至17%,在去年的地方選舉中又獲得了24%的選票。同非國大管理的全國其他地區相比,民主聯盟治下的開普敦及其周邊的西開普省的狀況要好得多。但是,在大多數的黑人看來,民主聯盟過於白人化,他們仍舊對非國大懷有一種赤誠之心——不管非國大犯下什麼錯誤——認為她還是那個曼德拉領導下的政黨,還是那個給黑人帶來解放的政黨。這使得非國大依舊可以獲得60%的選票。在可以預見的將來,民主聯盟沒有任何統治國家的確切機會。

呼喚競爭

一些簡單的改革或許有助於激發國家發生變化,走向完善。南非議會制度的最大缺陷在於按照黨派劃分來挑選議員這使得議員們不是對選民負責,而是完全受非國大領導層的擺佈:建立一個基於憲法的議會制度可以讓議員們更加負責任。雖說非國大還沒有一位突出的領導人,但是這個政黨應當設法在12月的黨內選舉中罷黜祖馬,不過民意調查員認為這種事不可能發生。

最重要的是,南非需要政治競爭。她的北方鄰國正在逐漸擺脫在過去幾十年間將他們拖進腐敗和停滯泥潭的一黨制,而南非背道而馳。未來數年間,這個國家最大的希望就在於,非國大同深受歡迎的左派和富有而又有權勢的右派實行徹底的決裂,從而為選民們提供一種真誠的選擇。不如此的話,在非洲其他國家崛起的過程中,南非註定會沉淪下去。

資料來源:ECO中文網獨家授權http://www.ecocn.org/thread-159328-1-1.html 
原文出處:http://www.economist.com/news/leaders/21564846-south-africa-sliding-downhill-while-much-rest-continent-clawing-its-way-up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