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在樂觀的氣氛中進入新的一年。慶祝的直接原因是美國為不墜下財政懸崖而在本周達成的協議,不過立法者只為他們帶來了新一輪的兩個月。更多的午夜談判會在2月和3月接踵而來。


不過,即使在協定達成之前,在12月接受美銀美林調查的基金經理們就認為,全球經濟可能會在今年轉好,企業盈利可能會提高。相比之前的幾次調查,他們也對中國經濟更加樂觀。(最新的中國採購經理人指數同預期相比相當不錯。)

謹慎的投資者會認為,這種樂觀早已通過價格得到反映,因此他們會對各種異動保持警惕。在去年年初的時候,只有少數的投資者預料到銀行類股票或者希臘和葡萄牙的政府債券會位居2012年最佳表現資產的行列。

在評估來年的時候,大多數策略師會以經濟前景為基礎。不過,正如2012年所表明的那樣,這經常是錯誤的。在發達國家中,儘管某一年不是有巨大增長的一年,或者盈利也確實不佳,但股票市場依舊帶來豐厚的回報。

這種大幅上漲主要是兩個因素的結果。第一,對歐元區分裂前景的悲觀因歐洲央行有意購買受困國家的債務而被打消。因其承諾“盡一切可能”拯救歐元,馬里奧•德拉吉成為牛市的明星人物。

其次,許多權益類市場在年初時看上去相當便宜,尤其是在同政府債券相比。由於可從政府債券和現金中的所得已經減少到歷史性的低點,因此投資者被企業債券和分享可觀的分紅收益所吸引。

一致的觀點是,投資者在2013年仍會有興趣購買權益類資產。在大多數成熟的市場中,現金維持在接近於零的回報,並且沒有利率提高的跡象。以歷史的標準來衡量,在美國和德國等“安全”市場中的政府債券帶來的回報令人失望。

不過,有必要提出幾點警告。第一個警告是,日本在其泡沫於1990年代初期破裂後所採取的對策。政府債券收益率跌至低點,並一直保持不動。權益類資產時而暴漲暴跌;東京股市仍舊僅以1989年年底時四分之一的水準在進行交易。其餘的發達國家或許會採納相似的腳本。

除此之外,歐洲和美國的投資者可能有興趣繼續持有手中的政府債券,他們相信各國央行不會允許收益率大幅提升。正如1990年代認為權益類市場存在“格林斯潘對策”(即美聯儲總會在股票暴跌時介入)一樣,如今在政府債券市場中或許存在著“伯南克對策”。

第二個警告是:股市在2012年上漲主要是受股權的再估值所驅動。“據我們瞭解,沒有一種主要資產類別的當前價格比一年前便宜,而且許多資產的價格明顯地更昂貴,”摩根士丹利的策略團隊在報告中寫道。以十年期平均利潤這種最值得信賴的標準來衡量,美國的股票在以21倍的週期調整本益比進行交易。據耶魯大學的羅伯特•席勒統計,這遠遠高於歷史平均值。

今年的盈利可能會更多。分析師預測,全球的整體盈利增長為11%。不過,分析師在一月份時總是持樂觀態度,這只是為了在當年晚些時候調低預測。利潤增長的最大空間或許是在利潤率正處於20年平均水準的歐洲。與此相比,相對於GDP來說,美國和日本公司的利潤看上去正處於高點。由法國興業銀行策略師提出的另一個牛市論調認為,相對於美國市場來說,歐洲股票正以過去30年來的最低估值進行交易。

謹慎樂觀或許是正確的態度。各國央行可能仍會把腳放在貨幣加速器上面,但是刹車是以財政政策的形式實施的。就算發達國家不會陷入日本式的無聊乏味,全球增長的復蘇仍可能以更高的商品價格的形式帶來更新的問題。儘管投資者不再像他們進入,比如說2000年或2007年,那樣洋洋自得,目前仍然難以相信今年會是一個回報豐收之年。 
資料來源:ECO中文網獨家授權

原文出處:經濟學人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