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之前巴菲特說過,"衍生性金融商品是毀滅性的武器",但是,當別人擁有毀滅性的武器時,我們自己也應該研究了解甚至利用他們來保護自己或者增加財富。

所以老巴也也有做這樣的交易,不過我們可以看一下他做的是什麼買賣:(一)只當賣方;先收錢規避對手風險。容我提醒各位去思考一件事,當你的現金在別人手上時,那筆現金的實質處分權已經不在你身上,隨時都可能不見,所以擁有現金的概念很重要。(二)時間超長。最短一年,最多可以到20年,以時間換取更多的浮存金,並且買特定的高收益債及指數類型,這對他來說應該也幾乎是穩賺不賠的生意。 忽略短期波動來換取長期的淨值增加也是他一貫的作法。

另外也告訴你,美元"長期"走弱的原因理由,若美國政府不想辦法處理(或是故意不處理?),會造成全球金融不小的問題。(事實上,這些問題也已經是進行式了。)

以下是原文翻譯:
=========
去年我告訴你們波克夏擁有62個由我管理的衍生性商品合約,(我們也有留下一些合約在通用再保的帳冊上)。現在,我們擁有94個,而且它們可以分為2類。

首先,我們有54個合約,如果包含各種高收益指數的特定債券違約,這些合約要求我們必須要付錢。他們在2009年和2013年之間到期,到年底我們這些合約會收到32億元的保證金,因損失而付出了4億7200萬元;最壞的情況下(雖然極不可能發生)我們會被要求額外支付47億。

我們很可能要付更多錢。但我相信單靠保證金收益,這些合約就能保證獲利,更不用說我們能從所持有的這些合約大賺一筆了。我們年末負債在這個部分共計18億元並且包含在資產負債表的「衍生性商品合約負債」項下。

第二類合約和我們賣出四種指數選擇權(標普500加上3種外國指數)的賣權有關。這些賣權原本有15或20年的履約期限並且已在市場上賣出了,我們收到45億元的保證金,並且年末簿記了46億元的負債。這些合約的賣權只有在到期日當天才能履約,日期在2019年到2027年之間,而波克夏只有在指數落到賣權成立當天的指數標準以下才要付錢。再一次強調我相信這些合約,總的來說會是獲利的,而且我們會額外從收進來15年或20年持有賣權的保證金投資獲得豐盛的利潤。

我們衍生性商品有兩方面特別重要。第一是不管如何手上都要握有現金,這代表我們沒有對手風險。

第二,我們衍生性商品的會計規則和套用在我們投資組合上的是不一樣的,在那個投資組合,價值改變適用於波克夏資產負債表的淨值,但除非我們賣掉持股或是減記持股帳面價值,否則不會影響到盈餘。不過,衍生性商品合約價值的改變必須隨每季盈餘做調整。

所以,即使查理跟我或許相信這些衍生性商品的部位隱含價值只變動了一點點,但我們的部位有時還是會導致報表上的盈餘大幅波動。我們不會被這些波動困擾 – 即使這個波動可能一季就相當於10億元或更多! - 我們希望你們也不會。你們可以回想一下我們在巨災保險這行,總是準備用增加短期財報盈餘的波動性來換取長期淨值的巨幅增加。這個原理對我們的衍生性商品也一樣適用。
* * * * * * * * * * * *
美元對其他主要貨幣在2007年相對更走弱,其原因並不是秘密:美國人喜歡購買在世界其他地方製造的產品更甚於世界其他地區的人喜歡買美國貨,無可避免地,這造成美國每日約20億貿易借條(IOUs)和資產的輸往世界各國,隨著時間的經過,將會造成美元的壓力。

當美元下跌,會雙雙產生本國貨對外國人變便宜以及外國貨對本國人變貴的效果,這就是為什麼下滑的匯率應該會對貿易逆差有緩和作用。的確,美國貿易逆差無疑地因為大幅走跌的匯率而緩和下來。但是仔細想想:在2002年美元兌歐元平均0.946元的時候,我們對德國(我們第5大貿易夥伴)的貿易逆差是360億元;但是2007年當歐元上升到1.37元的時候,我們對德國的貿易逆差卻升到450億元。同樣地,加幣在2002年平均0.64元然後在2007年升到0.93元,我們對加拿大的貿易逆差也從500億上升到640億。至少到目前為止,這個下跌的美元對於平衡我們的貿易沒有太大幫助。

最近有很多對於主權基金的討論,還有他們如何大舉購買美國企業。這是我們咎由自取,不是什麼外國政府在進行的惡毒陰謀。我們的貿易計畫對外國投資美國予以保障。當我們對世界其他地方每天強迫輸出20億美元,他們一定要在這裡投資一些東西。當他們選擇股票投資超過債券投資時,為什麼我們要抱怨呢?

我們國家的走弱貨幣並不是因為石油輸出國組織,也不是因為中國或其他國家。其他已開發國家對於進口石油的依賴以及面對中國石油進口的競爭和我們是相同處境。要發展出一個合理的貿易政策,美國不應該單單懲罰一個國家或是單單保護一個產業。我們也不應該做任何可能引起美國出口減少之報復行為的行動,真正的貿易對我們國家與世界上其他國家雙方都有好處。

然而,我們的國會議員應該要認清,目前的不平衡是無法維持很久的,而是應該盡快採取實質降低赤字的政策而不是去拖延它。否則,我們每天強迫輸出的20億美元會使全球產生令人不愉快的消化不良。(要看其他有關我國貿易逆差無法持續維持下去的評論,請參照亞倫葛林斯班在2004年11月19日於聯準會公開市場委員會6月29日的會議紀錄所做的評論,及柏南克在2007年9月11日的聲明)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