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假日把文章貼一貼,讓讀者在休閒之餘可以花點時間看一下遠在海角那端一個有錢老頭寫給大家的信....^^..

這部份用美元換里爾來說明貨幣價值的重要性,順便以亞馬遜債券評等點出市場無效率性。所以要多看JOB大跟Mr.X大的文章,才能讓你更了解外匯市場及債券市場的"眉角"之處。
至於候選人那段,除了選人重點之外,其實本人覺得最精采的地方是「跳出框框思考」這段呀~又一個老巴的笑梗,人死後是要跳出哪個框框哩?!就..就..就......你知道的嘛~

以下是原文翻譯:
==============
2007年期間,波克夏只持有一個直接的貨幣部位,那就是 – 請庰住呼吸 – 巴西里爾。不久前,用美元換里爾是難以想像的,畢竟過去一個世紀,巴西有五種不同版本的貨幣,實際上已經變成沒用的五彩廢紙了。當許多國家的貨幣都已經漸漸消失時,富有的巴西人有時候還是會把大量的財產藏在美國以保存其財富。

但是在過去五年,任何巴西人如果採用這個表面上看來精明的方法,他將會失去一半的淨資產。以下是里爾對美元從2002到2007年底的每年比較(指數化):100;122;133;152;166;199。每年里爾都上漲而美元持續下跌。且在這段期間的大多時候,巴西政府事實上是持空里爾,然後在市場上買美元以支持我們的貨幣。

在過去五年,我們的直接貨幣部位的收益是23億元的稅前獲利,另外我們還持有以外幣計價的美國公司債而獲利。舉例來說,在2001及2002年我們買進3億1000萬元的亞馬遜書店公司債,以債息6.875%,到期日2010年,面值57%折價購買。當時,雖然亞馬遜公司沒那麼糟,但他的債券卻被評等為垃圾債券等級。(是的,Virginia,你偶爾會發現市場荒謬地沒效率 – 或至少,除了在一些頂尖商學院的財金系所以外,你到處都可以看到它們。)
(編譯按:yes,Virginia是一個國外的典故,大意是要你單純的相信他,有興趣可以google一下。)

以歐元計價的亞馬遜債券對我們而言,有著重大且更深一層的吸引力。當時在2002年時,我們是在歐元兌美元0.95元時買進。所以我們以美元計價的成本來到只有1億6900萬元。現在這些債券以溢價2%賣出,且歐元升值來到1.47元的價位。在2005及2006年我們贖回一些債券,進帳了2億5300萬元,剩下來的債券在年底時評估價值為1億6200萬元。在我們所有的實現及未實現收益共2億4600萬當中,大約1億1800萬元可歸功於美元的下跌,所以貨幣價值很重要。

在波克夏,我們會試著增加直接和間接國外盈餘的現金流動。不過即使我們很成功,我們的資產和盈餘將會一直專注在美國市場。儘管我們國內有許多不完美和接踵而至的問題,美國的法規環境,對市場敏感的經濟體系,及對專業管理的信任,能為其國民帶來持續成長的繁榮幾乎是毫無疑問的。
* * * * * * * * * * * *
就跟我之前跟你們講的一樣,我們準備好執行長繼位已經一段時間,因為我們有三位傑出的內部人選。董事會完全知道假如我因為死亡或能力消退而無法繼續下去時該要選誰。而那樣還是會有兩個人才讓董事會備選。

去年我告訴你們我們會迅速地完成波克夏投資職位的繼任計畫,現在我們的確也確認了四位候選人可以接任我進行投資管理,他們現在都在管理具規模的金額,也高度展現在一通電話馬上到位的興趣。董事會知道這四個人的強項,也希望能夠僱用一位或者在需求增加時僱用更多人。候選人在青壯年間,經濟在小康到富裕之間,而且他們都為了報酬以外的理由希望為波克夏工作。

(我很不情願地拋棄在我死後繼續管理資產組合的聲明 – 拋棄我對「跳出框框思考」 (thinking outside the box)一詞賦予新意的希望)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