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經濟學人》封面故事認為,已開發國家的婦女在勞動力市場中的地位越來越突出。她們在各行業的工作人數不斷增加。為讓這一健康趨勢發展下去,一些已開發國家的政府和社會都應考慮重新設計與之相適應的新制度。


  婦女經濟實力增強成為了當今社會的最大變化。婦女在一代人之前只從事些重複性高的輔助工作。她們經常遭受不經意的男權至上的侵害。當她們結婚和有孩子後又面臨放棄工作的情形。但今天她們卻管理著此前視她們為二等公民的一些大機構。數以百萬的婦女已能掌握自己命運,同樣,數以百萬計的大腦也被用在勞動生產率更高的地方。但試圖阻止此趨勢的一些社會將不得不為浪費這些人才和受壓制的公民付出更高代價。

  男性總體上歡迎女性進入他們盤踞良久的工作崗位。如此進步仍有兩個不足之處。首先是女性在企業最高決策層的比例仍很低。美國一些最大企業的高管中女性僅有2%,英國為5%。婦女在收入上總體遠低於男性。其次是在工作和養育子女間難以平衡。中產階級常抱怨他們幾乎沒有時間關照子女。由此造成的最大受害者是子女,特別是在女性參加工作比例很高,但又面臨公共資金不願在養育子女上開支更多的英美等國。

  以上問題關聯度很高。許多婦女感到,自己不得不在養育子女和職業生涯間做選擇。在壓力很大的企業中獲得成功的20多歲女性,大多在30多歲時便放棄工作,因她們發現此時要重獲當初的工作動力幾乎是不可能的。技能不高的婦女又遭遇低工資工作和養育子女的勉強糊口狀態。當母親成為了問題的關鍵,美國無子女的婦女收入幾乎與男性相同,但做母親後的收入大幅減少。而母親貧窮也讓子女處境困難。

  對婦女智力的需求有助於緩解一些問題。現已出現的一些現象是對受教育程度更高性別的需求,同時還出現彈性工作方式。律師、諮詢和銀行業正重新考慮其"要麽升遷、要麽走人('upor out')"的提升制度,因他們已損失了太多能力很強的婦女。90%以上的瑞典和德國企業執行彈性工作制度,另外,高科技也讓重新安排工作變得更容易。

  婦女在前10年的工作成就肯定好於男性。歐盟各國自2000年以來新增的800萬個工作職位中有600萬被婦女佔據。美國每4個從衰退開始就失業人的中有3個是男性。更多婦女參與工作趨勢還將持續,美國2011年前的大學畢業生中,女生要比男生多出260萬。

  這些現象都支援讓市場規則繼續發揮作用。然而,要求對斯堪的納國家的現象進行干預的呼聲也從未停過。挪威已使用配額方式來調整此現象。但立法機構中婦女約占40%。該地區的各國政府都以公共資金對托兒所進行補貼。這些國家女性就業率是世上最高的,其各類社會問題也遠低於長期困擾英美社會的問題。然而,接下來的問題是,是否要走一條加速這場革命,並改善眾多工作女性和她們養育子女的困難生活的道路?

  若這樣做便意味著大規模外界干預,以法律上的支持行為政策(affirmative-actionprogrammes)和對各類父母的全面救濟。這樣做顯然行不通。若僅從性別考慮提升一些人的地位是非法和不公的,同時,也會讓以上的好意蒙受污點。但的確有各種實際問題。讓企業長期為養育子女而離職的婦女支付工資,必定讓其不願再聘用婦女。這也能夠解釋為何大多數瑞典婦女在公共服務部門工作,而瑞典女性在高層管理人員中的比例遠低於美國。

  然而,也有不少能讓婦女生活更容易的其他低成本和微妙做法。一些福利社會需要改變自身運轉方式。如德國學校在正午停課。美國學校在夏季放假長達2個月。對這些制度做調整無需花費許多。美國的特許註冊中小學(charterschools)現執行在校時間更長和夏季假期更短的新制度。在無需經歷斯堪的納地區那樣長期過程,美國是能夠增加在孩子身上的投資,即在兒童養育的公共開支上會比其他富裕國家占GDP比重更低,且還成為世上唯一不為育齡婦女提供離職薪酬的富裕國家。

  總之,這類惱人問題不應遮住近數十年來婦女已做出成就的光明趨勢。當二戰期間的男人在前線衝殺時,美政府就號召女性走上工作崗位。今日的婦女正以前所未有的人數走進勞動力市場,以無情重錘敲碎殘留的,壓制她們上進的無形桎梏。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