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Forbes》雜誌封面故事刊為2009年全美最佳企業。這些企業不僅順利度過了經濟危機,而且還在去年成功獲得復甦。
年度企業孟山都公司(MONSANTO)

  制藥企業以往都是從深海魚身上提煉治療心臟疾病的魚油。但孟山都現進行的大豆新基因工程能夠解決在食品中添加歐米伽3脂肪酸時而無需混入人們不願聞到的魚油腥味問題。

  大豆中含有兩類能製造無特定氣味食用油的新基因。這種油能在人體內轉換成對心臟有益的歐米伽3脂肪酸形式。已有研究報告表明,157例具有高甘油三酯,並自願參加試驗的心臟病患者在堅持3個月每日服用15克新食用油後甘油三酯水準下降了26%。

  公司的發展方向不僅為人類健康提供了補充元素,而且還能阻止人類為獲得這類補充元素而獵殺海洋中的魚類。

  公司在以往為世界創造了數百億美元的經濟價值,如採用基因工程讓農作物種子免遭害蟲侵害,讓農作物生長免用殺蟲劑。公司不僅讓產品成為了農戶的最優選擇,也將自己的市場價值提升至440億美元。2009財年共銷售了價值73億美元的種子和種子基因,遠超排名第二的杜邦公司(DuPont)的40億美元。公司上財年營業額達117億美元,利潤21億美元。公司前5年銷售以年均18%的速度增長,同期年均資本收益率12%。這些成就為公司贏得了《Forbes》評選的2009年年度企業稱號。

  但經濟成就與公眾的評價是兩碼事。公司雖在多年內一直從事致力於讓人類能免除饑餓的事業,但它也成為惡毒攻擊的目標。有人將公司描述為大膽修改玉米和大豆基因的撒旦惡魔,還有人認為公司的基因拼接術(gene-splicing)會以生物大災難方式威脅世界。在歐洲和世界上一些剷除生物科技農作物的地方甚至立法,將經過基因工程修正後的農作物排除在合法食用農作物之外。2002年發生饑荒的尚比亞拒絕大批捐助的玉米,因懷疑玉米可能是來自使用基因工程處理過的種子。

  人們認識程度逐步在提高,這讓法律阻礙減少。讓饑餓的地球拒絕能夠增加農作產量的手段是毫無意義的。大多數歐洲國家儘管仍禁止種植來自基因工程的農作物,但終於允許進口這類農作物製成的食品。

  因其研發的種子品質太優秀,讓公司在一些產品市場上接近於壟斷地位,公司現面臨新一輪攻擊和指責。

  市場雖對公司種子的價格過高時有抱怨,但需求仍旺盛。美國90%的大豆,80%的玉米和棉花都在採用孟山都的種子。印度、巴西和阿根廷也在種植公司的生物科技農作物。印度種植的棉花達2000萬英畝,巴西和阿根廷的大豆種植分別達3500萬和4300萬英畝。這些國家含有玉米糖漿,或大豆油的包裝食品也可能含有孟山都的基因經修整後的農業成果。

  公司的經營方針就是強調農業種植的勞動生產率。公司還開發出免遭除草劑傷害的大豆、玉米和其他農作物,農戶在使用除草劑時無需擔心會除掉莊稼。

  愛克斯龍電力(Exelon)

 
 愛克斯龍是由芝加哥的電力公司(Unicom)與費城的電力公司(Peco) 在2000年合併而成。新公司最先著手的工作是將發電技術轉向核電,並立即出售所有火力發電廠。公司現擁有17座核電設備,成為世上第三大核電企業。

  公司在發電技術轉型上獲益頗大,每年發電1300億度電僅排放不到1噸的產生溫室氣體的二氧化碳。這在華府可能要執行對碳排放收費的政策形勢下非常令人鼓舞。在重度碳排放企業不得不提高電價時,公司卻能獨享其成。業界分析師人認為,按照眾議院通過的碳排放法案推算,公司利潤現值可能會每股增長28%,達14美元。

  正因如此,公司希望能儘快對重度碳排放企業實施收費的立法。公司價值因此會變得更高。公司2009年營業額達170億美元,利潤27億美元。公司12%的資本收益率為整個電力行業中最高。公司自組建以來已為股東帶來130%的投資回報,遠高於同期行業平均64%,更遠超標普500指數-6%的跌幅。

  公司發電的核反應爐運行率高達93%-94%,高於行業90%的平均水準。除非在運轉18-24個月後需重新添加核燃料,否則反應堆維持每日24小時工作的狀態。公司添加核反應材料的時間僅為27天,遠少於行業平均為40天的週期。

  公司盈利依賴於電力價格。目前因可替代電力能源的天然氣在低價位,公司價值表現一般,若天然氣價格暴漲,公司價值也會猛升。風力發電的競爭現對核電影響不大,但若一旦政府出臺要求使用更多的可再生能源政策後會形成一些競爭壓力。

  風險管理者:貝萊德(BlackRock)

  貝萊德現在替聯邦政府管理著1650億美元大多為不良的資產。它現在既是諮詢顧問、又是政府的合同商,還是私人財富管理者。當有人笑稱公司會在此條件下利用內幕資訊獲利時,公司CEO必定大怒。他稱經營中的最大風險就是如何關照好企業的名聲。

  公司管理的約3萬億美元的資產來自不少重要客戶,其中包括波音、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中投公司(China InvestmentCorp。)等企業資產,當然還有美聯儲和美財政部的資產。投資風險管理是貝萊德必須做的,而且是做得很好的一項業務。公司為各類投資者每年帶來穩定回報。與華爾街眾多金融企業不同,公司最令人吃驚的地方是不讓自己的名聲遭到玷污,管理層對保護公司在公眾中的形象很老道。

  貝萊德在以下方面做的無可挑剔。公司沒有在次級債上發生不軌行為;未像一些大型金融企業那樣遊說國會,反對能夠幫助遭遇財務困難的房主的金融改革;公司CEO未下令大筆分發2009年的收益。

  儘管遭遇像其他大型投資公司那樣的外界猛烈抨擊,但公司無可指責的是,它沒有用過納稅人的1美分。此外,與競爭者有很大不同的是,公司並無證券自營業務,所以不存在對它以犧牲客戶利益為代價來獲利的指責。它在危機中未受更多指責的原因還在於CEO不在經營上吹牛。

  貝萊德在甄別經營風險上累計的經驗在業界中出眾。這也讓處於金融危機初期的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聘用貝萊德為其審核FED建議的,收購破產的貝爾斯登(Bear Stearns)資產的方案是否可行。FED隨後也聘用公司為其管理摩根大通不想收購的價值為300億美元的資產。

  然而,全面爆發的金融危機是無人能倖免的,公司管理的加州公共雇員退休基金(CalPERS)也在此次危機中損失了數億美元。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