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閉關鎖國,狼狽為奸的社會正逐漸逃離其專制暴君的掌心

在首爾市區的星巴克,穿著藍綠色上衣和螢光球鞋,拿著Hello Kitty手機,啜飲著拿鐵的全貞淑(音譯),與周圍的年輕人氣質相仿。她熱衷於談話,說話時黑色的雙目閃耀著光芒。只有在談到金正恩——那個2011年在她逃往韓國一年後執掌朝鮮的現任魁首時,她才會面露遲疑之色,尷尬地撥弄著頭髮。她說,她自幼便受到了洗腦,直到現在還無法鼓起勇氣批判金正恩。

全貞淑對朝鮮的政治制度毫無辯護之意。和其他“脫北者”不同,她要逃離的不是饑餓或暴力,而是官方的壓迫。她渴望的不過是能穿上喇叭褲,戴上飾品,留起長卷髮,而不是像其他朝鮮女人一樣把頭髮束成髻。她甚至幻想過自己帶著墨鏡,開著鮮紅的跑車飛馳。

這些美好的夢想,在她的臥室中滋長。在那裡,她能用電腦看美劇或韓劇——這些劇集都存儲在從中國走私來的存儲卡上,在好友之間流傳,而她們用的黑市電腦,大多由韓國的三星製造。她甚至在公共場合炫耀自己的品味——直到管制風化的警官見到她戴著印有“New York”字樣的毛線帽而將她逮捕。要知道,這些警官代表的可不是言論自由。她被罵作“資產階級賤人”,直到她的母親——一個黑市商人——用兩打盒裝香煙賄賂了警官後才被釋放。

儘管在這個有四分之一以上的兒童長期營養不良的國家顯得格格不入,這樣的享樂主義風氣,仍舊映射出當代朝鮮社會格局的變遷。已是第三代的金氏王朝統治看似固若金湯,其治下的社會卻是時過境遷。靠國家救濟過活的日子已一去不復返,群眾正想方設法自謀生路:招權納賄、黑市交易、暗箱操作、作奸犯科……簡而言之,利用無序的地下經濟,極盡能巧之事。

時至今日,外界對朝鮮社會仍舊所知寥寥。但近年來,朝鮮與外界的交流有增長之勢,儘管仍為法律所不容。去年,諮詢公司InterMedia發佈了一項美國政府委託的研究報告,稱朝鮮已被“美國之聲(VOA)”“朝鮮廣播公司(KBS)”這樣的數字媒體和老式廣播外媒滲透。報告稱,“朝鮮民眾所能獲得的外界資訊日增,而對資訊分享的恐懼日減。”
 

 

該現象引發了兩個後果。其一,對外界有所瞭解的群眾開始比較其貧苦境遇與外界生活的差距,加速了西方的和平演變,並助長了由貪官污吏幕後操縱的中朝走私交易。首爾國民大學的俄羅斯教授安德列•蘭科夫認為,今日的朝鮮,錢比權更重要。“朝鮮社會與15年前相比,已經大不相同。這樣的變革並非自上而下,而是自下而上。”

其二,新的資訊交流給外界提供了一條窺探朝鮮社會的新途徑。今年,Google及其他盡忠職守的朝鮮“觀察者”勘畫了朝鮮地圖,對其中從地鐵站到勞改營的所有目標物進行了定位。這些資訊並不向廣大朝鮮民眾開放——大多數朝鮮人都被禁止上網。但對於外界而言,該技術有助於其揭開(朝鮮)的神秘面紗。

 

於此同時,經濟學家通過調訪“脫北者”,也有了重大發現——地下收入已成為群眾生活的主要來源,而女性也因靠黑市交易養家糊口而地位日升。脫北者掌管的媒體,如首爾的“每日北韓(DailyNK)”,加速了(朝韓間)資訊交流。他們在朝鮮內部建立起秘密線人網路——線人用非法的手機來提供各類消息:從金正恩的新妻子,到惡性通貨膨脹,再到朝鮮的貨幣混亂(見上圖)。朝鮮社會的內部分化日益嚴重。平壤一城獨大,貪官污吏與日俱增,各路奸商躋身于新出現的暴發戶階層。


在對金氏家族的的閃光燈中,特別是在去年,這類變革往往被人遺漏在角落。2011年12月,金正恩從其父手中接過朝鮮權杖,(外界)不乏對其成為偉大改革者的期待。他充滿活力的領導風範,時尚的夫人和對露天集市的頻頻探訪,或許使他顯得更加親民。其演說中不乏對“民生”的關注,而非其父對“軍事至上”的執迷。在國內,他上任首年最大的成就,當數去年十二月發射入軌道的衛星,儘管外界多認為這是導彈技術實驗而加以譴責。


平壤狂歡

據稱,平壤民眾的精神為之一振。一名現居平壤的外交官說:“平壤的氛圍更加輕鬆了,儘管仍存在嚴厲的社會壓迫,但群眾都能感覺到他們的新領導與以往不同。”新年之日,金正恩宴請各國高級外交官,負責火箭發射的科學家們也有出席。各位大使都為能第一次與這位“暴君”握手感到榮幸——雖然對(金正恩)這個曾經的瑞士留學生不用英語交談略感遺憾。一名客人稱:“連 ‘Happy new year’(新年快樂)都沒說。”

2013.02.22 經濟學人中文版:山雨欲來風滿樓(下)/法意研究部精選
 
文章來源:ECO中文網獨家授權 

原文出處:The Economist 
創作者介紹

法意PHIGROUP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