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12年開始,索羅斯逐漸將他的注意力集中在歐債問題上。1月份,在瑞士達沃斯所舉辦的「世界經濟論壇」中,索羅斯一反原有投機客形象,對於歐元的崩解,不但採取擔心的看法,也表示支持歐元的態度。對於任何一個熟悉「金融巨鱷」作風的人而言,這是極為奇特的。大家都知道,市場的不確定性所導致的心理變化,正是「巨鱷」下手的好機會。還有什麼機會,比拖了兩年多的歐債風暴,更能一次又一次在可見的坑殺過程中,滿足巨鱷的胃口呢?奇妙的是,這一次,索羅斯公開地說;「他實在不知道要作什麼?」


為什麼索羅斯這一位市場老手,居然在新手都看得明白的機會中,顯得這麼猶豫不決與躊躇滿志呢?我們以為,歷經2008年金融海嘯後的索羅斯,對於市場泡沫不斷發生的理由已經了然於胸,因此他把他追求一輩子的理念,結合成系統化的答案,然後將這個答案的具體例證應用在歐債風暴。根據他的憂心忡忡的警告,歐盟必須小心應對歐元危機,否則一個可預期的錯誤,將會為人類帶來極大的痛苦與災難。

索羅斯的系統答案,包含經濟、政治與哲學三個面向。然而,他的三點答案,都有「燒冷灶」的意味。這也就是說,他的經濟、政治與哲學觀點,均「與眾不同」,處處展現索羅斯講求創意的執著。關鍵是,索羅斯從結合非主流的經濟、政治與哲學的觀點,檢視歐元危機的起源與建議,極有可能是一個最有說服力的答案。這個答案,讓索羅斯於2012年6月2日 在自己的網站上提出一篇重要的報告,宣稱依據他的評估,德國只有三個月出手拯救歐元,否則就來不及了。從2012年6月28、29兩 天歐盟峰會後,我們可以發現歐盟在針對歐元危機所採取的策略中,確實有多處接受索羅斯的建議。因此,單就這一點而言,索羅斯的「非主流」答案,就值得我們深刻推敲了。  

索羅斯的經濟學,是一種強調「不完美知識」(inperfect knowledge)的經濟學,也是他長期以來對於主流經濟學最大的反擊。傳統主流經濟學一直以建構人類經濟行為的理論模型為主。透過理論模型,經濟學家企圖能夠從普遍、理性以及客觀的角度解釋經濟現象,進而在解釋的基礎上,預測經濟的趨勢。經濟學家的企圖極為強勢,讓他們忘記經濟學是一門處理人類行為的社會科學,不是說明事物本質的自然科學。人類行為包含意念的「不可捉摸性」,不若物質那般固定地遵循科學定律。索羅斯在求學初期,就對於這一點感到費解。尤其感到困惑的是,他不理解經濟學家從哪裡來的自信,認為他們的模型足以代表經濟現象。受到科學哲學家波普的影響,索羅斯認為,可錯性(fallibility)是所有理論建構的基礎,經濟學也不例外。從經濟學的角度而言,可錯性告訴我們,無論經濟學家如何詮釋經濟現象,這「詮釋」的內容,與「經濟實體」之間,必有差別。如果經濟學家認為他們的模型是「真實的」,那麼錯誤必不可免,因為模型必然會出錯。這些錯誤,正是一次又一次經濟泡沫發生的原因。這些泡沫,帶動了政治變化。 

根據索羅斯的理論,經濟泡沫打亂市場,而歷史也在一次又一次的混亂市場打擊下,動盪不安。每一次經濟危機,都會出現經濟策略上的修正,也就是中央銀行與財務策略所做方向微調。然而,正是因為這些修正與微調均建立在不完美知識之上,所以這些措施都只是原有模型的反射(reflexive),卻不能算是真正的改善。在「可錯性」與「反射性」的交相作用下,它們的影響不限於財務市場,也擴及其他領域,尤其是政治。因此,在索羅斯所關注的歐債問題上,他直指,所有問題發生的根源,就在於將解決問題的面向,完全集中在財務市場,卻不知,在市場那隻不可見的手之下方,處處呈現出政治那隻可見的手。對於索羅斯而言,所有經濟問題的結果,都將遲早記在政治的帳本上。這是他關心歐債的主要原因,而且關心的理由,正是他自己在第二世界大戰以來成長的經驗。 

索羅斯的哲學是極為務實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他融合了理論與實際。在理論上,他堅持所有理論都會出錯;在實際上,他相信政治是最應當注意的領域。他經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所有動盪,從納粹佔領家鄉,俄國專制統治,蘇聯快速解體,一直到歐洲金融風暴。在這段期間中,他感覺到每一個事件,都代表一個新的政治秩序,直接決定了金融與市場規則。對於歐債風暴,他說:「情況之困難與嚴肅,如同我生涯所經歷過的大事,可以與1930年代之經濟大蕭條相提並論」。他認為,接下來的動盪,是我們現在就應該防範的。最重要的防範措施,就是要指出,歐債風暴的源頭與解決之道都是政治的而不是金融的問題。於是,他將「可錯性」與「反射性」的交互作用,放在政治的角度檢視。結果不但清楚地說明歐元危機的起源,來自當初德國在政治上為了追求國家統一的讓渡,也指出解決之道,正是德國民眾體諒南歐國家的困境,扭轉他們面對的債務壓力與經濟萎縮所構成的惡性循環。他在2012年6月2日大膽預測德國只剩下三個月作這個重大決策,6月29日在歐盟高峰會中,就達成對經濟困難國家銀行挹注資金的決議。

這是不是巧合,我們就不得而知,但至少索羅斯再一次成功地運用他的理論架構,進行準確的預測。當然,認為預測準確,是很不理性的作法,因為這是「事後諸葛」式的分析。然而,對於索羅斯而言,這種放棄傳統理性的作法是有意義的,因為在今年初接受《新聞週刊》訪問時,索羅斯就大聲說出:「我們需要從理性的時代,轉向可錯的時代!」。或許這句話可以告訴我們,以目前的處境與變化,我們最需要的是什麼樣的思維 。


2012僅此一場索羅斯哲學演講,就在2012/09/01(六),敬邀您的參加!

───────────────────────────────────────────────────────────────────────── 
苑舉正,精通中、英、法語
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國立台大哲學系系主任教授
專長為:科學哲學、科學方法論、社會科學哲學、政治哲學。對索羅斯的老師卡爾波普哲學有深厚的研究。
教育部顧問室擔任通識教育中綱計畫協同主持人
臺灣哲學學會副會長、臺灣科技與社會學會理事。    
───────────────────────────────────────────────────────────────────────── 
更多苑舉正教授的文章
歐盟高峰會對臺灣的民主啟示/臺大哲學系主任苑舉正教授
關於老師的「六字箴言」中的不花?成功獲得的報酬,再將這些報酬拿去做消費,不是可以有雙重的享受嗎?/ 台大哲學系主任苑舉正教授
看不懂索羅斯哲學?有花時間鑽研的價值嗎?/ 台大哲學系主任苑舉正教授
貪婪與金錢的哲學意義Q&A摘要/台大哲學系主任苑舉正教授
我憑什麼來解讀索羅斯? / 苑舉正教授
索羅斯的哲學路 / 苑舉正教授
索羅斯哲學的雙子星:認知與操控 / 苑舉正教授
索羅斯的投資哲學 / 苑舉正教授
不確定的年代(一) / 苑舉正教授
不確定的年代(二) / 苑舉正教授
「華爾街2:金錢萬歲」 哲學家的觀後感 / 苑舉正 歡迎分享電影心得
徵收奢侈稅符合正義嗎? / 苑舉正教授
肯定老化的意義 / 苑舉正教授
從「楚門的世界」看科學的世界觀(一) / 苑舉正教授
從「楚門的世界」看科學的世界觀(二) / 苑舉正教授
從「楚門的世界」看科學的世界觀(三) / 苑舉正教授
從「楚門的世界」看科學的世界觀(四)Q&A / 苑舉正教授
從「楚門的世界」看科學的世界觀(終)Q&A / 苑舉正教授

有看文章的朋友們,請在本文的最上方或最下方按讚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