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之爭已經成為地區繁榮和平的嚴重威脅。

儘管亞洲國家並不是完全從一粒沙眼看世界(體味“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掌中握無限,瞬間即永恆。”——譯者按),但是他們卻從散落在本國海岸線附近的小岩礁與淺灘處看到了對國家利益的嚴重威脅。這個夏天,我們看到了發生在中國、日本、韓國、越南、臺灣以及菲律賓之間的一連串的海洋權益爭端。本周,由於與日本就一片無人定居群島的爭端(中國稱之為釣魚島,日本稱之為尖閣諸島),中國諸多城市的反日浪潮日益高漲。豐田、本田均已關閉了設在中國的工廠。在中日雙方激烈的言辭之中,一家中國報紙甚至“熱心地”建議跳過那些無用的外交手段,直截了當“上主菜”——對日本動用核彈。

還好,那只是嘩眾取寵的噱頭罷了:中國政府深知維護時局穩定對經濟發展的重要性,雖故作遲鈍仍力圖平息爭端。如果不考慮到歷史——特別當今中國與一百多年前德意志帝國在崛起方面的相似處,中國政府的這些做法看上去非常理性。讓我們把目光拉回到一百多年前的歐洲,那時國家間經濟利益衝突並不顯著,但是德意志帝國認為相比起自身實力的發展,世界的步伐過於遲緩,因此粗暴狂熱的非理性如民族主義把持了權柄。當下,中國在其自稱的150年屈辱史之後再次崛起,卻被諸多焦慮的鄰居所包圍,這些國家的多數都是美國的盟友。考慮到這樣的背景,當下的島嶼爭端也有可能如同斐迪南大公遇刺那樣意義重大(成為又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索)。

一山二虎

樂觀人士指出最近的爭端主要是一出政治戲劇——是日本選舉與中國領導層換屆的產物。由於日本政府日前從一位日本私有主手中購買了其中的部分島嶼導致了釣魚島事件的升溫是。日本政府此舉的目的在於避免東京知事插手爭端——這位知事曾想自己購買下這些島嶼。儘管如此,中國政府還是認為自身主權受到了侵犯。因此中國政府加強了其主權主張,並一再派遣巡邏船艇進入日本水域。這些做法有助於在習近平接班之前,提升領導層的形象。

樂觀人士還從更為廣泛的意義上認為,亞洲國家由於忙於發展經濟無暇發動戰爭。目前,中國是日本最大的交易夥伴。前往日本在表參道大街血拼包袋與品牌服飾的中國遊客絡繹不絕。中國對疆土拓展的興趣也不大。況且,中國政府在國內的麻煩已經夠多了:又為什麼還要到境外去製造麻煩呢?

確實,亞洲國家有很多理由去維持和睦邦交,近期的爭端很可能也會逐漸平息,就像過去曾出現過的其他爭端一樣。但每一次這些島嶼之爭都會僵化兩國關係,並侵蝕彼此信任。兩年前,由於一艘中國漁船在該島附近海域與日方船舶碰撞,日本拘留了中方船長,這一舉動導致的結果是中國報復性地對日禁運了稀土,而該資源對日本工業至關重要。

亞洲國家,尤其是中國日益興起的民族主義加劇了這一威脅。無論日本對這些島嶼的主張是否具有合法性,主張本身都植根於其野蠻的拓展疆域(野心)。各國媒體都在利用學校教育中常常灌輸的民族偏見。中國領導層曾説明培育了民族主義並在需要時予以利用,但目前如果領導層不能維護好國家主權,其將受到民族主義者尖刻的批評。近期的一項投票顯示,超過一半的中國居民認為在未來中日必有一戰。

因此,島嶼問題不僅牽涉到漁業、石油、天然氣資源,更關乎影響亞洲未來命運的棋局發展。每一起事件,無論本身規模有多小,都可能為未來埋下伏筆。日本、越南與菲律賓都擔心如果他們今天讓步了,中國會認為他們軟弱,並在下一個十年得寸進尺。中國則擔心如果在島嶼問題退讓,美國及其盟友會更加肆無忌憚。

合作與威懾

亞洲在處理島嶼問題的不力引發了對其面臨真正危機時處置能力的懷疑,比如朝鮮半島問題、台海問題等等。中國日漸膨脹的胃口讓周鄰擔心,如果其果真發展成為超級大國該當如何。同時,小事件演變升級為大問題也在困擾著美國,它一方面對中國崛起表示歡迎,另一方面卻又需要利用其軍事威懾來保證太平洋名符其實。

一些舉措的落實需要一代人的時間。亞洲政治家已經開始著手為他們培育的民族主義去除利齒:如實的教科書能起到很好的作用。接下來的數十年,中國的崛起將是美國外交政策的主要焦點。奧巴馬將“軸心”轉向亞洲是其信守對亞洲盟國諾言的體現。但是中國需要確認美國不會像英國壓制19世紀的德國那樣來打壓它,美國想看到一個更加負責的中國去實現其世界強國的願景。一份含有政治色彩的WTO投訴加劇了中國的憂慮。

基於島嶼問題的愈演愈烈(同時也考慮到亞洲國家很少通過協商解決問題的歷史),以下三項即時保障措施有必要被落實。其一是限制爭端規模,避免其演變為危機事件。如果一次海上船舶碰撞能催生出船舶避碰規則,那麼這次碰撞也是有意義的。如果區域性機構能在平日裡正常運作,那麼雙方政府在處置突發事件時也會從容許多。但是,由於沒有哪國政府會真的把主權問題的決定權交給那些機構,所以這些區域性機構缺少實質影響力。

其二是避免偏見地擱置主權爭議。即將接任的習主席應當充分學習前任胡錦濤的做法,後者在任期擱置了臺灣問題。在釣魚島問題方面(臺灣同樣對此主張),毛澤東與鄧小平都樂於將主權問題交給後代去解決。如果釣魚島海域資源確實豐富,則擱置主權的建議更有意義:即使是國有公司也不太會把其鑽井平臺設置在有可能出現軍事衝突的區域。如果主權爭議被擱置了,那麼相關國家就可以開始啟動共同開發資源的事項了——或者更好,將島嶼與周邊海域宣佈為海上自然保護區。

但並不是所有爭端都能以合作方式解決,所以其三需要加強威懾。在釣魚島問題方面,美國的態度是明確的:儘管對主權不予置評,但目前島嶼是由日本管理,因此受到日美防衛條約的保護。由於美國將運用其外交手段阻止爭端升級,同時中國也清楚目前尚不能武力奪取島嶼,所以這樣的態度將助於增進穩定。但奧巴馬對亞洲其他爭議島嶼並沒有如此明確表態。

中國的角色更為關鍵。其領導層堅持認為中國的崛起不會對周邊國家帶來威脅。他們也表示會理解歷史。一百年前的歐洲,經年的和平與全球化使得領導人認為他們能玩弄得起民族主義的小火,而不會釀成大禍。在這個夏天之後,習近平同他的鄰居們需要清楚由於島嶼問題可能會帶來的損失。亞洲國家需要避免相互信任度的不斷降低。對中國而言,沒有什麼方式比帶頭行動更能顯示其和平崛起的誠意了。

資料來源:ECO中文網獨家授權http://bbs.ecocn.org/thread-82974-1-1.html
原文出處: http://www.economist.com/node/21563316  

有看文章的朋友們,請在本文的最上方或最下方按分享喔(紅框標示)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