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清大畢業生淪為澳洲苦勞」的新聞,引發嘩然,感慨國家栽培的頂尖大學生竟淪落到澳洲當台勞。加上官員貪汙的新聞不斷,令人擔心台灣菲律賓化的速度愈來愈快。

但「台勞」這個詞貶意實在太深,已經和菲傭、泰勞畫上等號,冠在年輕人身上實在不妥。年輕人被汙名化已超過十年,我深深的不以為然。當你Google上搜尋「七年級生」這個詞時,Google會自動幫你找到「七年級生 草莓族」這組關鍵字,可見這個觀念已經積非成是。我曾經看過某個前人力銀行代表在同一個節目至少駡了4次「死大學生」,而且面帶憎恨,有必要這樣嗎?

「人力銀行的過度氾濫與競爭,造成許多人力銀行爭相透過各種聳動、奇怪議題來搏媒體版面,同時在新聞上刻意討好資方、唱衰勞工薪資。十數年下來,許多不實、不精準的調查數據與新聞宣傳,長期誤導、並且「積非成是」的影響了企業主管們的薪資資訊,成爲害死你我薪資的元凶之一,幷且年復一年、持續的惡整全台灣的上班族。」From 姜清凰╱北美智權報 編輯部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我卻要告訴大家:「台勞,非常偉大!」台勞隻身前往國外,賺取外匯,再帶回台灣消費,有什麽不好?

最近的一則新聞報導,台灣有一家專門做菲律賓菜的餐廳即使開了2萬4的薪水也請不到台灣員工,老闆會大嘆,台灣人因爲自尊心拉不下臉,無法接受這份工作。可見一般人對於菲傭是歧視的。但我仍然會跟各位說:「菲傭,非常偉大!」菲律賓有將近10分之1,約800萬的人口必需到海外謀生,每年匯回菲國170億美元,佔國內生產總值(GDP)比重達10.8%。如果不是菲傭,菲律賓不會有今天的經濟復甦,菲律賓今天的經濟成長率不會超過台灣。我的外婆年輕時極為窮困,她養不起7個小孩。那時的美元兌台幣是1:40,非常好用。爲了養活7個小孩,她去美國打黑工洗碗,匯美元回台灣,如果沒有外婆,也不會有今天的我。

大家都說菲律賓經濟的落後是因爲政治腐敗,但亞洲國家腐敗的多得是,可是沒一個像菲律賓這樣。最重要的原因是菲律賓經濟政策錯誤。菲律賓的經濟策略是關起國門,以政策、金融扶持本國企業,拒絕競爭,以損害消費者利益補貼國內企業,指望這些在溫室裡成長的企業能成長起來。但是這些企業卻不爭氣,不但發展不起來,反而都陷於困境。

主計處最新調查顯示,台灣的實質經常性薪資為34402元,已退回13年前水準。新加坡副總理尚達曼提到,台灣人才流失嚴重,卻阻止外來人才進入,面臨民眾平均收入下降的問題,新加坡會引以為鑑。台灣已成為國際上的負面教材。但如果國內企業的競爭不足,我們的人才去國際上競爭,那是也是很好的事。我的朋友有很高的比例為了更高的待遇,選擇在上海、香港、新加坡工作,他們的薪水都是在台灣的2~3倍以上。但如果有機會,他們最希望工作的地點仍然是台灣,他們賺了錢,優先希望花費的地點,仍然是台灣。

勞動市場雖不像資金那麽容易在國際間流動,但不代表不能流動。當國家沈淪時,人民沒有必要待在一個沒有希望的地方,每個人都有權力選擇自己的歸屬。但即使如此,這些人仍然選擇賺取外匯,養活家人,最後仍然選擇回到自己的國家。這不理性,但,這就是愛!

台勞,其實非常偉大!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