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在Jun 26th 2008這一期"Grim Expectations"這篇文章
裡面討論到央行對於通貨膨漲的態度不同,引出一般預期通貨膨漲指標的缺陷,
小弟在此作一些摘要與整理。

文章一開始提到在John Taylor與Milton Friedman在過去20年對於利率的影響,
在1968年通貨膨漲率接近4%時,FED利率為5%;
然而在1989年通貨膨漲又接近4%時,FED利率調整為10%,以大幅的提升作為反應。
我們現在又重新面臨了通貨膨漲的問題,然而此時FED的利率是2%,
難道央行此時忽略了前人的智慧?

policymakers(應是指各國央行)現在看起來對於通膨似乎輕鬆以對,
認為這只是反應了高油價與農產品的價格,
而不是整體物價的加速高昇,
央行似乎將不斷創新高的價格當作是a once-and-for-all shift in relative prices
(這暗示價格可能永遠不在高檔?)
若央行調高利率,那麼則會增加失業率,
這似乎暗示了央行對於未來價格改變的預期是堅定的
(expectations of furture price changes are stable)

教科書將預期放在放在通膨預期的核心位置,然而央行似乎對於高漲的通膨預期很滿意,
大眾預期央行將不會把利率控制的太低以致於無法控制通膨
然而事實上卻好像與大眾的預期不同6月25日美國央行的會議中,完全沒有想升息的意思。
通膨的威脅不是在即嗎?
這似乎暗示了我們,央行對於通膨的思維,已經不像我們所想像中的那樣了。

一般而言有兩種推測通膨預期的方式,
而這兩種都有其缺陷存在,
第一種就是問卷法,問大家對於未來通貨膨漲將會是如何,
最近的調查可以發現對於通貨膨漲的預期都是憂慮
Michigan大學未來對於未來一年通貨膨漲預期調查大於5%,
這是1982年的高點,然而英國與歐洲的狀況亦是如此。




但這種方式缺陷方式為,一般消費者的感受通常跟真實是有落差的。
他們對於價格的改變非常的敏感,而忽視了整體價格的改變。
另外一種可以批評的地方為,這個數據為前一年開始調查,
然而真正關係消費者的是中期的通貨膨漲(mid-term inflation)。

從金融市場得到的數據可能比較少波動,然而一樣有它的缺陷,
通常是衡量conventional bond與指數連結bond的yield gap
我們可以從extra reture中
投資者願意放棄對抗未來價格上漲的保護多少來衡量這個預期

但是這一樣有兩個問題
那就是就是這個衡量根據nominal bond yield,然而這已經包含了
對於未來通膨波動的risk premium,
另外一種因為指數連結債券流動性不足;
這都會造成通膨預期的誤差。

在六月9號的會議中,Bernanke坦承人一般人對於央行對於通膨的影響與如何影響上有著「知識上的落差」,其實他們最關心的是螺旋式的通貨膨漲,然而公司(firm)對於通膨的預期才是最重要的關鍵。

在高通膨預期下,各國央行對於此問題的處理都不同調,歐洲想要升息,然而美、英則是還在觀望,這樣不同調的處理下,如果情況評估錯誤,他們就浪費了前人的智慧。


原文出處:
http://tinyurl.com/3vmcka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