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Jorge Castañeda(墨西哥前任外交部長)的孩提時期,每逢假日家裡通常都會驅車前往德克薩斯州。“去那兒的主要目的之一是採購fayuca:即走私來的電子產品,食物,衣服和各類小玩意兒。”在他們封閉的國內市場上,除了“過時的電視機,變質的花生醬以及易燃的特倫卡防風衣“外,墨西哥居民並沒有多少選擇。而在美國,他們能夠買到物美價廉的商品。為了將這些商品偷運回家,他們會在汽車裡藏滿貨物,僅將一小台電視機留在顯眼的位置。這樣海關關員就僅會充公電視機而忽略其他的走私商品。


但是墨西哥發生了改變。二三十年前,墨西哥還強烈抵制美國在其邊境進口貨物的做法。而今,墨西哥已然成為全球最開放的經濟大國之一,這部分得歸功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據滙豐銀行統計,墨西哥進出口總額在其GDP中的比重為69%,這比巴西(比重為19%)和中國(比重為48%)都要高得多。墨西哥現在是世界上第二大冰箱出口國,美國的第二大電子產品供應商。

墨西哥的地理位置也是一個有利因素。它是唯一一個與世上最大市場有著漫長陸路交界線的新興經濟體。此外,中國工資水準猛增,這也顯得墨西哥更具競爭力。2001年,墨西哥製造業工人的工資是中國工人的四倍,現在兩國工資水準基本持平。並且,就算加上燃料費用,在蒙特雷1進行生產製造,再將貨物運過格蘭德河,其總費用與在廣東生產貨物再運送過太平洋所產生的費用是一樣便宜的。前者運送得還更快些:從墨西哥開貨車僅需兩三天就到密西根州了。這樣,尼桑、本田、通用、可口可樂、杜邦以及歐洲直升飛機公司爭先恐後地在美國南部邊境做投資也就不足為奇了。

墨西哥的與眾不同之處在於它不僅有國際化的精英,還有國際化的農民。有錢人在美國念書,窮人就在美國拖地。反正這兩類群體都為他們的祖國帶來了實惠。精英們習得技能後在美國大學裡建立起人際關係,這有助於墨西哥公司同他們的大國鄰居做生意。移民清潔工則往貧窮的墨西哥家裡寄錢。墨西哥人的跨境規模大得驚人,有10%的墨西哥人居住在美國,那就已經是1200萬人了。再加上在美國出生的墨西哥人後裔,總人數就達到了3300萬。這為墨西哥商品創造了一個市場:比如說柯洛娜啤酒,那是美國北邊境地區最受青睞的啤酒。

墨西哥最具活力的公司往往是全球性大公司。比如說墨西哥最大的麵包公司賓堡公司,它也算是一家美國公司,於2011年買下了北美烘焙業務部門薩拉李。賓堡集團的老闆Daniel Servitje畢業于史丹佛大學,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和西班牙語,常在國內外奔波。賓堡公司在美國出售墨西哥薄餡餅,在墨西哥賣美式百吉餅。Servitje先生計畫在未來的五年裡,在美國投資10億美元以打造出運輸更加快捷,價格更便宜的麵包店。他意圖將那些長期以來如同蛋糕上點綴物一樣零散的的業務整合起來。他想通過麵包店的規模獲得經濟效益,並將好點子傳播到各個市場上。(賓堡集團旗下的墨西哥貨車司機要接受為期四天的禮儀課程,其他道路使用者注意到了公司這樣做的成效,但是這門課程在其他國家則顯得可有可無。)

墨西哥的其他企業也正一展鴻途。Cemex成了美國最大的特製水泥出售商,阿爾法則是在德克薩斯州開採天然氣的聯合大公司。(這兩家公司老闆都在史丹佛大學念過書),對於一家跨國公司來說,將總部設在墨西哥不再是一個劣勢,因為在這兒,籌資也不困難,外國投資者近月來都很看好墨西哥的股票交易市場。墨西哥公司也做好準備往北部(那裡聚集了許多墨西哥人)或南部(在那兒西班牙語是通用語言)拓展。賓堡公司遍及19個國家,卻只有三家公司開在美洲境外(這三家公司分散在西班牙、葡萄牙和中國)

然而我們也有充足的理由對墨西哥商界持悲觀態度。一個原因是該國的犯罪活動:猖獗的販毒團夥嚇跑了遊客,還對小型企業進行勒索。但是暴力事件還未觸及到大投資者們(的利益),這些歹徒不知道在外國汽車工廠該敲詐誰。Servitje先生說他公司的貨車就很少被打劫,因為麵包很大又容易變質,不值得他們動手。


幫派,賄賂和官僚

貪污腐敗問題更令人堪憂。今年,沃爾瑪在墨西哥的迅速擴張受阻,因為美國零售商透露說他們正調查幾起賄賂事件,據稱美國代銷商為了能儘快得到開張新店的許可在墨西哥行賄。墨西哥方面對此已習以為常了。當地官員經常放慢批准進程,這樣公司就只好付錢使他們能加快通過批准。世界銀行的《2013年全球商業環境報告 》發現一些繁文縟節已經被刪去了:據墨西哥有關開張企業和交稅方面的法規,其在全球的排名為第48位,這比排名130的巴西要好很多。但是墨西哥的內務官員們總能手握大權讓貿易將人民生活搞得一團糟。

另外,人們指責說墨西哥的全球性大公司僅是因為他們在國內賺得了寡頭利益,所以才有能力跨國經營。世界首富卡洛斯•斯利姆掌控著墨西哥70%的手機市場,這使得他與充足的現金來投資國外電信公司(他還投資了紐約時報,並佔有其8%的股份)。賓堡集團和Cemex也利用其在國內的主導地位作為海外投資的跳板。但是這些投資還未證明有其價值:賓堡集團涉足美國,尚處於入不敷出的境況。Cemex則深陷債務無法自拔。

但是對於墨西哥企業來說最大的威脅很明顯,是那來自於那正漸漸閉合的2000英里邊境線。由於懶漢的增多,驅逐令的頒發,經濟的不景氣,從墨西哥到美國的淨移民人數幾乎跌至為零。若墨西哥學生和工人發現(在墨西哥與美國之間)來回遷移過於困難,那麼他們最終將留在國內。兩國聯繫將變得如麵包皮一樣僵硬。這將不僅損害貿易,還有其他種種。

資料來源: ECO中文網獨家授權www.ecolion.cn/thread-163403-1-1.html
原文出處:http://www.economist.com/news/business/21565152-mexico-open-business-global-mexican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