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我邀了一群交易員好友共進晚餐。我希望大家能互相合作。但大多數的人總是對自己的操作過度保留。如果連自己的任職的公司和操作的商品都保密,那還討論什麼?

但這不能怪他們,或許他們說了之後,就會失去他們的商業優勢。但如同西蒙斯說的:2011.10.04 數學、常識和運氣-投資大師詹姆斯•西蒙斯(James H. Simons)2010 年在MIT的講座/賈乞敗選 。策略得經過討論、碰撞,才能變的更強。

不論如何,我最後總是會知道他們的作法,卻也覺得這樣保密沒什麼必要。

這是其中一個交易員跟我說的,很難得。

他看的螢幕主要有兩個:一個是路透,是各商品的報價。我想這沒有什麼,一個月幾千都可以買的到。重點是另一個螢幕,顯示的是波動率微笑。

例如上圖S&P500選擇權的隱含波動率,價平是950,大於950的是價內(in the money),小於950的是價外(out of the money)。

價內看起來波動率偏高,價外看起來波動率偏低。

他們的程式很厲害,會自動算出合理的波動率微笑。當然,這個合理的波動率微笑建立在大量的經驗和統計基礎上。機器會不斷買進低估的選擇權,不斷賣出高估的選擇權,並進行各選擇權間的套利。

交易員當然也有工作做,他要評估下多少口。限制機器買賣的口數。最後看Delta是否等於零,如果不等於零的話,他要下期貨,把Delta調為0。基本上,他不猜指數漲跌,他賭的是波動率的漲跌。

註:Delta=資金變化/指數變化。

他的績效很穩定。

我跟他說,我給你兩倍的績效費,幫我操作吧。

他說不行。離開了這個位子就不能賺錢。因為造市者有優勢,交易到20萬口手續費可以歸零,當然期交所有規定在各市場都要有規定的口數。這是建構系統的人厲害,照理說坐在這個位子上的人都應該要賺錢,只是賺多賺少,而交易員比較像是高科技產業裡的作業員。


當然,我不在那個位置上,或許仍說的有些偏頗,歡迎選擇權交易員指教。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