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山姆大叔: 媽媽讓我儘快寄封感謝信給你,我一直都疏忽了。讓我來告訴你寫這封信的原因。就在兩年前,2008年9月,我們的國家面臨著經濟崩潰。支撐抵押貸款體系的棟樑——房利美與房地美被迫接受託管。我們最大的幾家商業銀行也搖搖欲墜。華爾街一家龐大的投資銀行已經倒閉,剩餘的三家也準備跟隨世界最著名保險公司AIG的步伐,在鬼門關前遊蕩。

  那時,我們許多依賴商業票據融資的最大企業距離用盡它們的現金資源只有幾周時間。事實上,所有美國公司的多米諾骨牌都已排列成行,準備以閃電般的速度倒下。我自己的公司伯克希爾哈撒韋(Berkshire Hathaway)可能會是最後一個倒下的,但先後順序的不同提供不了絲毫慰藉。

  處於險境的不只是企業,3億美國人民也處在骨牌佇列之中。危機初期,民眾的就業、收入、401(k)計畫和貨幣市場基金看起來都是穩固的。但是,幾乎是一夜之間,所有東西都變得面目全非,沒有哪里可以藏身。一股幾代人未曾見到、具有巨大破壞性的經濟力量已被釋放出來。

  在那種情況下,只存在一種反向的力量,那就是你,山姆大叔。沒錯,你經常動作遲緩,甚至笨拙。但當企業和全世界的民眾都沖向流動性時,只有你有能力充當交易的另一方。當我們的民眾對他們曾經敬仰的機構的信心在一分一秒地消退時,只有你可以讓他們平靜下來。

  當危機來襲時,我感到你將會明白自己必須扮演的角色。但人們知曉你,從來都不是因為你的速度。在一場危機中,每一分鐘都很重要,我擔心彈幕般的破壞性新聞會令你迷失方向。你當時可能必須隨著情況的變化臨場發揮、挑戰法律界限、避免經濟減速。你同樣需要讓職責各不相同的部門通力合作,掀起你的反擊。挑戰是巨大的,許多人認為你並不能勝任。

  嗯,山姆大叔,你做到了。人們會在事後評判你的具體決定;這是肯定的。然而,就像存在戰爭迷霧一樣,驚恐迷霧也同樣存在,總體來說,你的做法相當有效。

  我並不確切的明白你是如何做到這些。但隨著事件的進展,我可以很好地觀察,同時我還想指揮你的一些部隊。在最灰暗的日子裏,伯南克、保爾森、蓋特納以及希拉-拜爾掌握了情勢的嚴重性,並且憑藉勇氣和速度採取了行動。雖然我從未給小布希投過票,但因為他的領導,我要給他很高的榮譽,即便國會故作姿態、吵吵嚷嚷。

  山姆大叔,因為之前一些將我們帶入這個糟糕境地的決定,尤其是未對房地產市場滋生的腐敗採取行動,你被批判過。但是,你的批判者之中也沒有幾個能清楚地看懂這個問題。事實上,幾乎所有國家都被房地產價格永遠不會大幅下落的觀點所迷惑。

  這是一個全民的錯覺。迅速增長的房價加強了此種錯覺,也讓幾位警告危機的懷疑論者名聲掃地。無論是關於鬱金香還是關於互聯網公司股票的錯覺,都會製造泡沫。當泡沫破裂時,便製造出一波一波的問題,波及遙遠的地區。這次的泡沫極為不同,全世界都可以感受到它的破裂。

  所以,山姆大叔,我要再一次感謝你和你的幫助。很多時候,你鋪張浪費、欺負弱者。有時,你簡直讓人發瘋。但在這個非常的緊要關頭,你脫險了;如果你沒有脫險,現在的世界將會大不相同。

  你感恩的侄子

 滑輪 XD

資料來源:新浪財經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