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今年在海外投資鐵礦、石油和銅礦類實物資產的規模首次超過美國國債。中國今年上半年在實物資產上的投資達310億美元,而在美國債和其他政府債券上的投資為230億美元。專家預計,中國全年在實物資產上的投資規模可達550億美元。即使投資實物與美國債等類金融資產的比例相當,這也意味著中國以往的投資行為發生了重大轉折。中國多年來幾乎未在海外投資過實物,而是每年以最高可達1000億美元的規模在投資美國債。

  外界解釋中國大量投資實物資產的主要原因,是認為其需要滿足國內快速擴張的工業生產。如此解釋雖充分,但更重要的是應看到中國減少投資美國債和大幅增加實物資產投資,是它調整匯率策略的一部份。美國認為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被低估,低估的程度可能多達40%。

  在美元走軟情形下,大幅投資美國債或任何美元資產是無意義的。其年利率收益會輕易地被美元價值下跌而抵消。當然,中國官方同樣很擔心美國債務信用可靠程度。當美元價值繼續下行時,每個精明的投資者只會投入到可保值,或能升值的資產上。

  塞拉里昂鐵礦,南非各種礦藏,澳大利亞煤和天然氣,巴西和委內瑞拉石油,甚至加拿大木材工業,都在隨著中國需求的增加而變得格外興旺。外界上周也提高了對中國核電廠對鈾需求的估計。

  美聯儲以購入高達6000億美國債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只能促使中國轉向實物資產。專家們認為,此舉讓美元變得更無吸引力。他們認為中國投資多元化是確定了新政策,利用機會把投資大宗商品作為戰略性投資。

  中國放棄美國債,轉向實物資產肯定有促進美元利率上行的壓力,讓美國經濟增長在一定程度上,會比中國重新回到此前大量購買美國債政策造成的影響更困難。然而,任何近期的"中國影響('Chinaeffect')"都會被美聯儲購買國債所消除。對中國而言,它必須在精明投資和確信美國經濟仍足以吸收中國出口的健康程度之間保持平衡。隨著中國進一步擴大內需,對出口依賴程度降低,這種考慮的重要性隨之減少。

  中國近年投資海外實物資產的速度很快。在今年至今的全球最大一些交易中,中海油以22億美元收購了切薩匹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Energy)擁有在美的葉岩氣資源,以31億美元購入了阿根廷布利達斯能源公司(Bridas Energy)麾下企業的50%股權;國家電網公司(StateGrid Corp.of China)在智利數家銅礦投資達10億美元;而中石化拿出46億美元買下了康菲石油(CONOCOPHILIPS)9%的股權,並在另一筆71億美元的交易中購入西班牙雷普索爾公司(Repsol)在巴西子公司的40%股權。

  若一時無法買下這些資產時,中國會轉向與其有關的大宗商品。中國的中化化肥公司(Sinofert)經權衡,在最終放棄加拿大potah公司的競標後,于上周宣佈以22億美元從Canpotex公司購入關鍵性的化肥成份,而該公司麾下的3家企業中包括Potash。

  中國在宣佈賣出156億美元美國債和其他政府機構債券後,同期購入了加拿大境內的礦產和莫三比克的煤田。中國商務部高官稱,中國的海外投資,只是在返回世界經濟舞臺而已。隨著大宗交易越來越多,人們會習以為常。

  不只是當前的投資實物資產讓中國更引人注目。哥倫比亞大學Vale Center for SustainableInvestment中心研究員Ken Davies指出,當2008年全球投資下跌15%時,中國對外投資確在翻倍。當去年全球投資下跌43%時,中國增長了1%。若中國競購力拓集團(RioTinto)額外股份的交易未失敗,中國去年對外投資可能增長36%。另據資訊處理機構Dealogic的資料顯示,中國去年收購在美的資產總量超過了美國在華收購的總量。因此有專家稱,中國今年主要集中在大宗商品的,全球非債券投資規模應能達550億美元。

  美金融業人士認為,中國今年購買美國債的規模,將從去年的1000億美元跌至550億美元。過多美元金融資產讓中國不適,量化寬鬆政策只會讓中國更不想碰美元。

  中國的實物資產投資主要以國企為主,這意味著隱含有政府擔保之意。而另一些投資由中投公司和外管局操辦。經在黑石集團(前稱百仕通,Blackstone)和摩根斯坦利上的投資失手後,中投公司改變了策略而轉向了各國與大宗商品相關的企業。

  中國政府今年在努力推動企業走向境外,以開創全球性的品牌,對進口實施多元化,擴大出口市場,提高競爭力和減少低回報率貨幣的儲備。美國正是中國投資海外的理想之地,除了握有大量美元外,中國還需要美國當地的各種大量資源。

  但問題是中國雖努力在各地尋找資源性資產,但大多數都被西方跨國集團控制,由此迫使中國走向非洲這類風險更大的地區。中國在2006年宣佈了非洲年後,馬上開始在當地收購各類資源的活動。

  許多非洲國家在冷戰結束後外國投資驟減。中國在當地投資受到了歡迎。除了直接投資外,中國還提供含廉價貸款、基礎設施更新工程和出口信貸的組合交易。

  中國工商銀行購入了非洲大陸最大金融機構Standard Bank 20%的股權。中國除了為蘇丹修建總統宮提供資助外,還為當地體育設施建設融資。中國同時將在當地建設一座港口和一座煉油廠。中國已構建了橫跨哈薩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的輸油管線,並開始在喀布爾南部開採銅礦。中國希望能建設貫通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公路和輸油管線。

  中國還在澳大利亞有大量投資,它在當地的活躍程度之高,讓澳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ForeignInvestment Review Board)甚至建議中國投資本國企業的股權比例在50%以下。中國去年投資澳採礦企業占澳全年採掘業交易量的40%。中國還承諾購買美國雪佛龍石油(Chevron)價值370億美元,位於澳大利亞Barrow島上的天然氣田的20年開採權。

  中國在今後數年內會面臨來自其他快速發展中國家對自然資源需求的更大競爭,所有這些走工業化道路的國家都擁有天量的美元。據夏威夷東西方研究中心(EastWest Center)Christopher McNally的估算,在去年各國擁有的8.1萬億美元外匯中,60%以上由11個亞洲國家儲備。

  花旗銀行在港金融分析師認為,金融危機鼓勵人們在實物資產,而不是在美國債上投資。人們更願意在商業活動上花掉外匯,而不是繼續持有它。還有分析師稱,由於在非洲投資各種自然資源上先行一步,中國在此要領先印度一大截。

  中國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預計其中產階級人口未來10年內會超過3.5億。中國已是世上最大銅、鋅、鋼材、煤、鋁和船運鐵礦石消費國,第二大石油消費國。人們由此可以想像未來大宗商品價格的動向。投資者已在向由從此受益類的企業投資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