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表一

 
圖表二

自金融危機爆發五年以來,全球經濟仍在難見成效的康復期中掙扎。歐元區債務危機在2012年有所緩解,很大程度上是由於歐洲中央銀行(European Central Bank)行長馬里奧•德拉吉(Mario Draghi)做出的為救歐元單一貨幣“不惜一切代價”的承諾。雖然歐元區週邊國家國債收益率有所回落(圖表一)。但是歐洲長期存在的問題愈發惡化:金融體系持續分化(圖表二)而且歐元區經濟畏縮不前。

 
  
圖表三
 
圖表四

與如此了無生機的物件相比,美國經濟看起來幾乎可以說是一派生機盎然(圖表三)。不僅住房市場在2012年有所起色(圖表四),而且失業率穩步回落。但是美國經濟復蘇依然相當乏力。長期失業人數居高不下;出口市場勢頭低落。 

 
圖表五


 
圖表六 
 


圖表七

由於增長率下降,很多新興市場度過了愁雲慘澹的一年(圖表五)。部分國家經濟放緩是週期性的:例如,中國經濟和表現不佳的股市在年末卻展現出令人振奮的回暖跡象(圖表六)。但是金磚四國(BRICs)——巴西(Brazil)、俄羅斯(Russia)、印度(India )和中國(China)——由改革推動經濟飛速增長的時代顯現出終結的跡象,無力提振疲軟的大宗商品未來的價格(圖表七)

  
圖表八
 

  
圖表九

雖然市場一片烏雲密佈的慘像,可是投資者在2012年卻過得頗為舒心(圖表八)。歐洲風平浪靜的這一年貢獻良多,當然又持續了十二個月的超低利率亦有所幫助,推動了資金大量湧向能夠增值的資產,比如說公司債券(圖表九)。可是當經濟復蘇而且利率升高時,這終究會導致另外一系列的問題。 
   
資料來源:ECO中文網獨家授權

原文出處:The Economist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