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經濟學人》封面故事認為,希臘債務危機影響在持續擴大。歐洲需儘早拿出一個更大膽和更全面的解決方案。相關事件已呈失控態勢,由此引發債務危機的時刻到來。隨著恐慌心態逐漸擴大,債券收益出現病態的上行趨勢,恐慌風潮甚至影響到股票和外匯市場。一度明星般的雷曼兄弟公司(LehmanBrothers)的垮臺幾乎讓整個金融體系癱瘓。俄羅斯10年前在主權債上亂來的違約行為動搖了整個信貸市場,讓一度利潤豐厚的美國對沖基金公司,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滅亡。

  希臘債務危機,更恰當的講是歐洲主權債危機,現看起來也像上面發生的一幕。在歐盟和IMF的代表與希臘政府洽談一份規模變得越來越大的挽救方案時,希臘債券收益在急劇上漲,兩年期債券收益本周飆升至20%。同時,葡萄牙的借款成本也在迅速上行。西班牙債務評級已被下調。葡、希和義大利的主權債發行拍賣幾乎處在令人擔憂的失敗程度。歐洲股市已暴跌,歐元兌美元匯率已跌至1年來的最低位。

  令人不解的小規模的附屬型經濟體會突然威脅到世界上最大經濟體的現象讓一些人遭重創。希臘經濟規模雖僅占歐元區GDP的2.6%,但它帶來的3點警示超出其疆界。

  其一與經濟相關。希臘現象已成為債臺高築國家的標杆。其危機始於去年10月,當新政府承認前政府在國民收支核算上造假,整個國家負債總量已累積達1.15倍的GDP。因縮減財政開支和缺乏出口能力,希臘靠自己走出困境毫無可能。此外,國家還無法對其貨幣進行貶值,因它是歐元區一員。同時,國民似乎也不願意承受縮減收入和公共服務以換取經濟具有更大競爭力。

  歐元區另一些成員國也讓投資人驚恐。葡萄牙預算赤字高的驚人,已變得越來越無競爭力;西班牙債務規模雖不算高,但其似乎無法對經濟結構做調整;負債沉重的義大利也是同樣問題。而非歐元區的英國則可通過貨幣貶值,讓預算赤字負擔顯得並不那樣沉重。

  其二與政治有關。本刊2周前已做出過希臘經濟重組在所難免的結論,並認為歐洲領導人挽救歐元需3年時間。這只是假設希臘能儘早達成450億歐元(600億美元)的挽救協定,以避免迫在眉睫的償債違約危機,為有序重組經濟,以及為其他疲弱經濟體開始遲到的結構性改革贏得時間。但現在看來高估了他們的常識。

  此次救助的最大失敗者是德國。它雖想努力支持希臘經濟,懲罰其犯下的錯誤,但它應付出的代價太小。它只是將此看作希臘一國的問題,看作是向希臘貸款的德國銀行和國民損失的問題。德國民眾也不支持援助希臘。總理默克爾在即將來臨的地區性選舉之前,不是向選民解釋援助希臘事關德國切身利益,反而發表讓選民感到更恐慌的看法。

  拖延時間已帶來負面影響。因私人業無意出手,最終導致尚未確定的援助計畫規模現已擴大到1000億歐元。歐元區各國政府猶豫的時間越長,考慮援助希臘究竟否有還意義的彷徨的放貸者就越多。每次出現類似問題時政治家總是指責投機客,而令投資者感到奇怪的是,他們是否真正瞭解事態發展的嚴重程度。歐元區領導人最早甚至拒絕尋求IMF的幫助,因如此行動讓他們蒙羞。其不稱職所造成的危害遠勝過他們呼籲IMF介入,並給歐元帶來傷害的決定。

  政治與經濟失敗引發的第三點警示是,對希臘問題的恐慌會以各種途徑對外造成影響。希臘銀行可能會連續出現問題。因此,還會出現外界中止對其他一些歐元區內疲弱經濟體的資本輸入。因投資者對主權債已避推三舍,西、葡兩國企業已感受到外部資本市場對它們關上了大門。歐洲內部銀行同業市場因無法確切弄清楚哪些銀行遭遇主權債違約影響而變為失靈狀態。

  隨後可能出現的一幕是,隨著危機壓力加大,當希臘實際上無法償還債主的事實出現時,必然會出現放棄它的呼聲。由此招致希臘,歐洲銀行和其他歐洲國家出現混亂,此效果堪比雷曼兄弟公司垮臺。因此,當務之急是提升與在希臘和其他疲弱經濟體之間構建防火牆有關的金融制約力量。歐洲政策制訂者最優先要考慮的是最終像政府那樣對銀行體系採取的辦法,搶在危機前做好預案,說服投資者付出所需代價。

  經濟行為源於政治決定。除非歐洲決策機構經大幅改組和調整,德國完全修改自己的腔調,否則歐元區難以安度此劫。默克爾總理需要在德國媒體上公開向民眾解釋危機造成的危害程度有多大,詳細說明德國已在歐元上獲得了多大利益,以及連續不斷的主權債務逃廢究竟會給德國造成多大損失。德國人需要瞭解由此帶給他們的銀行體系和國家繁榮所帶來的風險程度。他們要懂得,阻止希臘債務危機不是一項慈善活動。挽救行動是基於無動於衷只會造成更大代價這樣有道理的邏輯。

  下決心的還不限於德國。歐洲拜占庭式的決策結構無所作為。德國應確保決策能儘快做出,讓歐洲能以一個聲音和一個整體與IMF打交道。作為可讓金融市場確信政治氣候已發生改變的一個方式是,歐元區設立應對危機,並可做出最終決策的獨立委員會。

  除非經濟根本改觀,任何政治決心都難奏效。如此看法的首次檢驗就是挽救希臘計畫。作為對給希臘經濟帶來債務穩定希望的財政和經濟結構性調整的回報,其經濟必定會產出足夠的多財富,以阻止出現被迫的償債違約事件。在未來3年的挽救行動中,可能需要高達1500億歐元的資金。然而,希臘與其他歐元區內因受主權債困擾的經濟體之間的防火牆更重要,其重要性毋需多言。

  儘管問題嚴重,但除希臘外的其他國家尚不至於會有明顯的遭滅頂之災。葡萄牙也身處最大危險之中,但其有較好的財政調整史,故可合理地假設它能將債務規模約束在可控範圍內。西意兩國可能會因利率長期高企而陷入破產。

  歐洲的政策制定者們應清楚認識到這些成員國間的差異,必須推動疲弱經濟體所需的改革,控制赤字和提高增長能力。特別是葡萄牙需儘快行動。歐洲央行應向外展示,當恐慌來臨時它具有維持流動性的工具。歐元區各國政府應預先建立起政府間的流動性管道。因處置問題極不恰當,歐洲領導人幾乎相信,在希臘危機爆發之前挽救行動已失敗。他們今天在為此付出代價。(皖東)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