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商業週刊》封面故事揭露了華爾街利用地方政府和公共服務機構缺乏金融專業人才的機會,大肆向這些非營利機構兜售非常複雜的金融衍生產品,將貪婪的手伸向公共財政。為此,國會也在採取相應立法行動,來遏制這波毀滅地方財政的浪潮。


  曾是美國象徵的底特律現面臨嚴重的財政困境。當地失業率高達28%,並仍在上升,而房價自2007年起已暴跌39%。這使得10個月前剛擔任該市市長DaveBing為3億美元的預算赤字愁眉不展,但令他更煩心的是華爾街金融大鱷們仍對此窮鄉僻壤不依不饒。

  該市政府數年前曾與瑞士聯合銀行(UBS)和其他若干家銀行簽過一份讓其價值8億美元債券每年能獲200萬美元以上利息收入的合同。但這份內容晦澀難懂的合同中帶有毀滅性的條件:若底特律城市的信用評級下跌,這些銀行可退出這筆交易,並要求賠償數量可觀的違約費。歷經多年財政困境和經濟危機的衝擊,底特律信用評級已大幅跌至垃圾信用級。該市因此突然陷入被要求賠償4億美元的圈套。

  該市現在能獲得的稅收只有來自當地的3家博彩場所。政府在向學校、公交運輸部門和其他重要服務機構撥款前,每月需向這些銀行支付420萬美元。市長Bing無奈地感歎道,經濟危機只能讓當局重新定義城市應該提供的服務內容。但UBS拒絕對此發表評論。

  底特律並非唯一因經濟衰退而遭難的城市。全美各都市和城鎮政府和相關公共機構都遭於各自的財政困難。它們因投資交易出錯而欠下了UBS、高盛公司和其他金融巨頭數十億美元違約金。

  這場災難的根子源於信貸市場最瘋狂時。華爾街當時瞄準了全美的各都市和城鎮,向它們兜售承諾能夠節省籌資成本,或增加投資收益等風險極高的金融衍生產品。投資銀行和保險公司設計了非常複雜,並利用稅收為支付來源的交易。各公共服務機構和其他非營利性組織在此條件下可立即以它們長期資產為抵押物來提取大量現金。

  有私人股權投資機構甚至以最耀眼的歷史回報為依據,勸說公共養老基金在市場最瘋狂時進行高成本投資。這些交易的許多內容具有令人吃驚的相似處,即可充分保護這些金融機構免於巨額虧損,而讓客戶落入未來需支付高額代價的圈套。由於一些公共機構中缺乏金融專家,他們聽信了來自華爾街的可疑想法。

  隨著這些合同交割陸續到期,華爾街正努力加速從這些客戶處追討違約金。有研究機構稱,華爾街向客戶兜售有問題的投資計劃後便敲詐他們的財富。如紐澤西的運輸信託基金管理委員會(TransportationTrust Fund Authority) 在2011年12月前,每月必須向高盛支付100萬美元的違約金。因前者與高盛簽訂了將市政債務與金融衍生品關聯的交易,即使該州已於去年償還了這筆債務。芝加哥過境運輸委員會(ChicagoTransit Authority)因簽署了向外部投資者出租自己的設備,然後再租回的複雜交易,可能會面臨需支付3000千萬美元來終止這筆交易。因安排這項交易的美國國際集團(AmericanInternational Group,AIG)瞭解到該機構的信用評級逐步走低,投資者會向其追討違約金。斯坦福大學法學院教授Joseph Bankman認為,這類交易具有潛在的巨大風險,投資者通常不願意以無足輕重的賠款而放棄追討。高盛公司至今拒絕對此作評論。

  與今年獎金預計達到創紀錄水平的一些華爾街機構相比,美國各都市和城鎮的境況是如此落魄。這僅距金融危機尚不到一年時間。為防止公眾的憤怒達到沸點,一些銀行高管玩出討好公眾的新花樣。高盛CEO LloydBlankfein在數天前保證在資助中小企業貸款和慈善事業上出資5億美元。如此金額只相當於高盛預計今年向員工支付總額為167億美元獎金的3%。

  政治家們也在活動。聯邦立法者正試圖阻止這種對都市和城鎮財政的傷害,防止他們在未來成為掠食者的獵物。已有議員向國會遞交了對收取違約金的金融機構的這些收入開徵100%稅收的提案,以阻止其趁人之危。另一項提案是限制資產不足5000萬美元的地方政府和公共服務機構使用金融衍生工具。立法者們瞭解到中小城鎮根本不具有抵禦巨大投資風險所必備的資源。

  若無聯邦政府的介入,像底特律這些深受其害的地方政府可能會被迫大量削減重要的公共服務項目。遭到衝擊最大的部門是公共教育和運輸。一些城市的公立學校和運輸部門現在不可能看到撥付給他們的資金會增加,因華爾街奪去了城市預算的一大塊。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