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貨幣戰爭》一書中,宋鴻兵對房利美和房地美公司所面臨的次貸危機做出了預測,甚至還給出了美國房地產按揭貸款市場“崩盤”的“引爆時間表”。而以後美國次貸危機爆發的事態進展恰恰印證了書中的這些預言。

宋鴻兵:我認為它是必然發生的,很簡單,在房利美工作的時候,我們有一次參加風險控制會議,然後很多人的邏輯,我覺得很多東西是常識和邏輯的問題,不是誰的理論水準高,誰的學術水準高的問題。就我們那兒的一個,總風險控制師,他做講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這個模型如何如何完備,對沖模型了,就對對沖利率上升對沖提前償付,對沖違約,對沖三大風險,他提出了一整套的解決思路,推了很多數學公式,上百個數學公式,當時我底下聽,然後我就提問了,我就說從邏輯上來看,美國現在老百姓家庭收入一年上漲3%,而房價上漲15%以上,那這兩者能夠持續嗎,如果不能持續,因為老百姓上漲是有限的,而房價上漲是遠遠超過老百姓收入的,他必然會出現拐點,那出現拐點的時候,要按你風控模式,你會用30倍的方法來進行公司操作,但一旦拐點出現,出現房地產下滑,你整個30倍剛好就會要你的命,這是一個非常非常簡單的問題,他用了很多數學模型來推,但是居然忽略了拐點必然出現的一個基本事實。


記者:你提出來了,別人有沒有提出來?


宋鴻兵:我覺得很多人,我覺得非常奇怪的就是,大家在形成判斷的時候,因為當時美國是
2004年、2005年房地產在瘋漲,所有人在生活中得到的直接感受是,房價不可能下跌,某種意義上,跟我們現在北京人感覺是一樣的,房價怎麼會下跌呢,而他們形成這樣的判斷,主要是依據一種生活上的感受,所有人都說,所有專家都說,美國房地產還會漲,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並不是基於一種邏輯,而是基於一種生活上的一種體會,感受,和別人怎麼去說,我就怎麼去信,基於這樣一種從眾心理也好,生活直觀感受也好,或者是一種期待也好,實際上很多人做判斷的時候,都是基於這個東西。而我發現居然在很多領域中,像包括這種總風險控制師這樣的人,都是基於這樣的一種判斷,我就覺得很吃驚,所以說在我分析問題的時候,首先是100%的純粹的理性,純粹的邏輯,不要有任何主觀上的情緒上的東西,來干擾你的判斷。這個判斷其實很簡單,房價上漲15%,老百姓收入上漲3%,拐點必然出現,而你30倍的槓桿,這麼去運作的話,一旦房價下跌,你就是30倍的損失,30倍的放大性損失,它怎麼撐得住。到20078月份的時候,我看到房利美的槓桿已經槓到62倍,我說這個公司必垮無疑,這實際上是早就已經可以看出來的問題。


記者:那這麼簡單的邏輯,房利美,房地美公司內部的高層人士,他們意識不到嗎?


宋鴻兵:我們舉個例子,我反問你,如果你現在面對你的電視觀眾,你說北京的房價,會不會永遠的往上走,你會怎麼認為,其實我仍然相信多數人會認為,這房價會永遠無限的上升。


記者:為什麼他們會有這麼一種感覺呢?


宋鴻兵:這個就是人的思維方式不一樣。


記者:我們是外行,我們可以這麼理解,但對於內行的人,他應該有自己的分析,尤其是身處其中,對很多數學模型,對理論有一個透徹的瞭解的人,不應當作出這樣的結論?


宋鴻兵:其實我從小就發現了人真是分成兩種,一種人絕對相信理智和邏輯的,另外一幫人,不管學問有多大,不管知識量有多大不管在專業領域中,他的研究到底有多深,他在本質上不是基於理性,而是基於一種感性在做判斷,這個就是回答你剛才那問題,為什麼有的專家沒有意識到,次貸危機發作會這麼厲害,或者很多人甚至到最後還不理解,為什麼這個東西會演化成這樣,其實這些人做判斷的時候,他不是基於純粹的理性,不是基於純粹的邏輯,還是基於一種感覺,比如說我碰到國內一個很有名的金融學專家,我們在
20079月份討論這問題的時候,我說次貸危機是一場嚴重的全球性危機,他當時哈哈一笑,說怎麼可能呢,次貸危機不過就是兩三千億美元的損失,當時079月份,只有兩三千億嘛,美國資本市場,股票市場是幾十萬億,債權市場也是幾十萬,加在一起七八十萬億的龐大市場,兩千三億的壞賬算得了什麼,一筆勾銷不就沒事兒了嗎,我當時也是參加了一些上研討會,像英國經濟學家那個主編,比爾尤金也是持這個觀點。


宋鴻兵:這個就讓我,因為他是風控方面的專家,英國經濟學家雜誌那是什麼級別的雜誌,他那個主編是什麼級別的人,他對這個行業應該非常清楚,非常瞭解。他得出的結論也是次貸危機,將在
2007年年底結束,2008年全球經濟將恢復正常,當時我聽了這個我覺得無比震驚,我說你要說中國的專家不瞭解次貸危機,那也就罷了,因為你不是在漩渦中心,你說英國經濟學家雜誌的主編也這麼說,我當時我執行完以後我就問他幾個問題,我說我不同意你的看法,我說從邏輯上來講,從次貸危機這個性質來講,從分水準,和垂直水準兩個方向來看,水準方向來看,就是次級貸款660萬次級貸款人,一旦借了錢還不出來,他的房子要被銀行收走,那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房子都沒有了,家都沒有了,這個人他還能還貸款嗎,他還能學生貸款嗎,他還能還消費品貸款嗎,所有貸款他都不會還,從邏輯上來說,他就必然一開始不會局限在次貸危機上,他從一開始就會蔓延到其他行業中,只不過我們現在還沒有看到。第二點從垂直方向來看,你說兩三千億這個損失,只是最基礎資產的信貸貸款的損失,基於這些貸款之上衍生品,NBSCDOCDS,這都是好幾萬億美元的規模,如果根上出了問題,他會逐基坍塌下來,而不會只影響你這一小塊,其他東西沒有任何影響,這是從邏輯上這是不成立的。


記者:他怎麼面對你的問題?


宋鴻兵:他說你這個分析方法,他認可,但是我們判斷問題要基於資料,那麼當時
20079月份,美國所有經濟資料都很好,就業率這個GDP,他說從這些資料上說,包括各種各樣的開控率,我們看不出美國要爆發經濟危機這些,這些可能性。/如果我們現在倒回頭去看,2007年以來的所有經濟學家發表這個言論,我們可以作為一個統計,我認為90%人判斷是錯的,而這些人判斷,是基於電視上,報紙上和他們自己的這種感性上得出的結論,美國這麼大龐大經濟體,怎麼會由於這麼一點點次貸危機,演化成全球金融危機,也化成一個3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這是無論如何無法想像的一件事兒。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