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ld-trump-1276068_640.jpg

(圖/LisetteBrodey | Pixabay

哲學界有一個介於政治與道德之間的公案,這個公案來自於如下問題:政治應該是道德的,還是一種治理群體的技術?這個問題很有趣,因為其中有了「應該」這兩個字。讀過倫理學的人都知道,應不應該的問題,本身就是一個與倫理道德相關的問題。這也等於說,政治必然與道德相關,但這個觀念正好就是這個問題的焦點。

我們現在面對問題的重點,正是道德在規範行為上只有直覺,卻沒有明確的標準。這句話什麽意思呢?他的意思是說,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對於一些應該還是不應該做的事情,都有大致的看法。比如說在受教育上,我們都會覺得有教無類,讓人人都受一樣的教育,有相同的機會,是很具有說服力的。

但是這只是直覺。在現實生活中,想要落實這個直覺的時候,其實是非常困難的。目前為止,在實際的情況中,最通用的標準,大多數在教育上有做一些區分,而這些區分都是為了精英教育的發展鋪路。這些發展,恰巧與我們的道德直覺相反。在政治領域中,這個問題就更明顯了。

政治現實中的自由與平等

我們的直覺告訴我們,人人追求自由與平等,但這個直覺在政治現實中就不容易落實了。首先,在治理眾人的領域之中,不可能人人一樣自由,一樣平等,原因正是因為人有智、愚、賢、不孝。其次,什麽是具體的自由與平等呢?那麽就要看政治裡所採用的意識形態。如果是社會主義,那麽自由與平等强調的是群體共享,如果是自由主義,那麽自由與平等的落實,則强調個人才能。

最後,在政治中的自由與平等,可以因為政治人物的魅力而做出調整,原因正是因為政治講的情緒,遠大於理性的成分。這是政治的現實,不容否認,但因為情緒的因素,所以眼下的政治人物在競選的時候,都會想盡一切辦法挑逗情緒。在這個情形中,美國大選的共和黨候選人川普最近發言越來越辛辣,幾乎已經到達了謊言的地步。

這幾天,他終於承認歐巴馬總統是在美國出生的,但卻進一步說,他提出這個議題,是從他的對手希拉蕊上次與歐巴馬總統爭取民主黨提名時,所提出來的問題,而他只是延續這個問題。他還說,歐巴馬總統成立了惡名昭彰的伊斯蘭國;希拉蕊是導致在利比亞特的城市班加西,美國大使死亡的密謀殺手。川普甚至以强化希拉蕊反對槍支的立場,暗示槍殺競選對手的可能性。

這些不實的說法都引發了軒然大波。當然,這些言論遭到當事人嚴正的否認,但是沒有用,堵不上川普這張嘴。為什麽呢?因為這只是不實言論,卻不是斬釘截鐵的謊言。他說的含蓄,讓人聽得懂,卻又讓受誹謗的人,沒有辦法訴求法律,制裁他這張嘴。

其實責任的追究還不是重點,重點是川普的說法有效,被認為是抗拒精英政客的勇敢行為,所以民調上升。這麽一來,可不得了,幾乎在所有的國家,不實的政治言論都在吸引選民上有異常的效果。英國脫歐派在公民票決時說:「留在歐盟,因為土耳其會成為會員國的緣故,只會造成大量回教徒湧入英國,脫離歐盟後,每周可以為英國節省35000萬美元的費用。」

這些當然都不是真的,但是事後的結果證明有效,於是幾乎所有的國家都大肆操作民粹。波蘭領導人說:「先前導致前總統墜機喪命的空難,是俄國人幹的。」;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在平息政變之後,言之鑿鑿地說:「政變發動的幕後策劃者,是美國的中央情報局。」;最誇張的國家是菲律賓,新上任的總統杜特蒂,因為不滿美國在菲律賓人權問題上下指導棋,竟然直接說美國總統是妓女的兒子,結果呢?結果是民調上揚。

民主政治下共鳴的謊言威力

為什麽不實的政治語言會帶動民調上揚?在這個處處講究民主的時代中,這是一個嚴肅的問題,不實的政治語言至少在三個方面,具有吸引選民的力量。第一,指責別人說謊,需要提出證據,但所費的功夫遠比說謊困難;第二,謊言的目不是取信選民,而是加深選民的偏見;第三,謊言是陷阱,讓你的對手疲於奔命,輕鬆地將話語權轉交到你的手裡是真目的。這三點在日常經驗中都是不道德的,但是在政治的領域中,這都是充滿情緒,卻主宰了政治信念,引發了批判既得利益者的憤怒。

不實指控在民主政治這種討厭既得利益者,與反抗精英領導的政治氛圍中就很有效。原有民主政治中的自由,求新,求變的傳統,配合媒體的大肆報道,讓政治中的指控變質。重點不在是這些指控中包含了多少真實,而是如何引發共鳴,這種情形在網絡時代中達到高峰,成為當代政治環境中的一大特色。

怎麽辦呢?如何讓政治與道德重新結合呢?如何讓我們恢復民主中選賢舉能的初衷呢?如何讓大家重新認識民主價值是結合理性與自由,不是情緒與民粹呢?這些問題的答案可能要到今年11月,美國大選之後,先看看川普能否當選再說吧!

如果他敗給希拉蕊,那麽這表示政治謊言的動員力量有限,不成氣候,同時也證明美國的民主確實比較成熟,選民會做判斷;如果他當選了,那也別緊張,因為政治講求執政能力,而川普選前所引發的對立,讓他執政會面臨極大的考驗。如果他執政搞得一團亂,那麽這時美國人必須承認,民主就是自作自受的政治。

然而,還有一種情況是我們必須面對的,那就是萬一川普因為謊言而當選的同時,卻又在執政上表現的可圈可點時,那又該怎麽辦呢?

其實這也不用擔心,因為在哲學中早已說過,當人倫講求道德的同時,政治講求的往往並不是道德,而是治理眾人的技術。如果川普天賦異稟,具有這種技術的話,那麽我們以後只能在美國大選中看到無窮無盡的政治謊言了。

 

苑舉正簡​​介

 
 

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曾兼任台大哲學系系主任。精通中、英、法語,台灣哲學學會副會長。1981年畢業於台灣東海大學政治系,1983年赴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院攻讀哲學,獲得哲學學士(1984年)、哲學碩士(1988)以及哲學博士(1995)學位。

 

 

 

目前出版中英文研究論文40餘篇,專長為:科學哲學、科學方法論、社會科學哲學、政治哲學,對索羅斯的老師卡爾波普哲學有深厚研究

 
 
 
 

【延伸閱讀──爆場演講實況全紀錄】

全亞洲最懂金融大鱷索羅斯的男人,金融投機與哲學的一期一會!

從索羅斯哲學看歐債發展→http://www.pcstore.com.tw/phigroup/M12128695.htm

索羅斯的異想世界→http://www.pcstore.com.tw/phigroup/M10273768.htm

    全站熱搜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