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1 經濟學人中文版:山雨欲來風滿樓(上)/法意研究部精選
 
導彈粉絲新聚會

好景不長。金正恩的新年演講還在呼籲朝韓停止對峙,然而聯合國安理會譴責衛星發射的新制裁檔一出臺,金正恩便怒髮衝冠,揚言要進行更多實驗,並威脅要攻擊美國。看來,有其父必有其子,金正恩翻臉不比金正日慢。

然而在下層,變革在繼續。平壤的變化最為明顯——熙川水電站提供的電力點亮了整座城市。即使在夜晚,一些大樓仍舊燈火通明,其中最為豪華的當數萬壽台一座高達45層的大樓,樓外閃著斑斕的燈光。(但在樓內,有消息稱居民們已在用桶儲水,以防大樓停水。)

越來越多的汽車,出現在路況日佳的大道上。據經常訪問朝鮮的德國經濟學家呂迪格•弗蘭克(Rüdiger Frank)日前所寫,上層開飯店或桑拿房,下層開商店的兩層式建築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在平壤)。”(這些店)價格高的嚇人,3公斤(約6.6磅)蘋果竟然要花去普通人一個月的工資(按官方公佈資料計算)。然而,連香蕉這樣的東西都能擺上貨架,這件事本就意義非凡。看來問題不再是貨夠不夠,而是有沒有對方想要的東西。“

其中一樣東西便是有用的情報。據說,(朝鮮境內)有200萬台電腦,150萬台手機,這還沒算上中國的非法走私品和本國製造的平板電腦。在緊閉的國門之內,這些(數碼產品通過與外界的交流)帶來了新變化,例如朝鮮精英們對韓國服飾、生活習慣甚至口音的模仿。2006至2008年英國駐朝鮮大使約翰•埃弗拉德(John Everard)的新書《有陽無陰》(Only Beautiful, Please)中,他記敘了一位(朝鮮)母親接聽其子朋友的電話時,笑稱:”喂,這裡是首爾。“

然而平壤的表面繁華不過是虛有其表。路尚未平,高樓卻已建起。華盛頓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斯蒂芬•哈格德(Stephan Haggard)和馬庫斯•諾蘭( Marcus Noland)稱(這些新變化)為”平壤假像“。他們認為,朝鮮當局不僅要改造首都,還準備先行一步,用日益改善的生活壓下居民的怨言。而為了達到這個目的,需要動用全國的資源,犧牲的將是朝鮮的其他地區。

平壤和朝鮮其他地區的差距也日益拉大。聯合國有關機構的報告指出,朝鮮人民總體營養狀況已略有改善,但發育遲緩或患慢性營養不良的五歲以下兒童(在平壤與其他地區所占比例)形成鮮明對比。其中,平壤占20%,而朝鮮北方最貧困的兩江道省卻占了40%。

覆水難收

(上文提到的)德國經濟學家弗蘭克指出,朝鮮首都與其他地區日益拉大的差距並非反常現象。朝鮮當局似乎已經決心集中力量發展平壤以彰顯其成就,而非將本就稀缺的資源分散到全國各地而成果寥寥。

然而,平壤新出現的火樹銀花,滿園春色或許還是朝鮮當局拉攏人心的權宜之計。隨著平壤炫目的高樓拔地而起,韓劇魅力不再,脫北者的數量也迅速下降:與2011年相比,2012年脫北者人數下降了44%,僅為1509人。看來朝鮮當局意欲亡羊補牢,只可惜為時已晚。”朝鮮宏觀經濟混亂,社會不公加深,官僚腐敗加劇,而當局卻缺乏應對這些問題的遠見及能力。“諾蘭寫道。

他還提到連接朝鮮西部與中國東北邊陲小鎮(如丹東)的”供應線“。在這些”供應線“上,朝鮮的原材料流入中國,作為硬通貨交換非法走私的消費品。據傳,(朝鮮的)高官是這些交易的幕後黑手。例如,一名負責食品供應的高官在獲知(朝鮮)糧價上漲後,便很可能買進更多(中國糧食),而其妻子又可能恰好是黑市上的大糧商。

諾蘭認為,當市場出現崩潰,如2009年貨幣改革引發經濟混亂時,必需品如水泥的緊缺會導致經濟發展停滯,因此為保持經濟發展,當局便對非法走私視而不見。只要官僚們能雁過拔毛,脫北者從韓國寄過來的匯款也在許可範圍之內。朝鮮的這種銀行匯款體系與伊斯蘭的”哈瓦拉“略有幾分相似,通過該體系,匯款從韓國流入中國的銀行,並經過中間人之手,最終按減去手續費後的朝鮮圓交到收款(朝鮮)家庭手中。脫北者支援團體”自由朝鮮“的Sokeel Park稱,這是(朝鮮人)獲得脫北資金的一項來源。

創業,”朝鮮style“

從哈格德和諾蘭所謂的”創新型對策“中獲益的不只是朝鮮精英。現居首爾的27歲脫北者李聖瑉(音譯)說,當他12歲遭遇饑荒,開始溜進中國找食物的時候,可是毫無特權的一類人。17歲時他因此被逮捕、入獄並遭受暴打。當他被釋放時,他決定另闢新路,與邊防軍勾結,先是從在中國的姐姐那裡走私了一台手機,然後用這台手機與中國聯絡走私汽車零件。他說,邊防軍會用繩索將貨物從綠鴨江對岸拖過來,然後他再“孝敬”他們。利用在國家分配公司中的職務之便,他將這些零件運往全國各地。從走私中他獲得巨額利潤,以致於他不得不將錢埋在廚房地板下避嫌,而且常常對他的背叛行為感到悔恨。

李聖瑉說,這些非法交易,催生了一批愛炫富的新貴,而當局起疑時,他們便予以賄賂。那些手握實物硬通貨的人在2009年貨幣改革引發朝鮮圓大幅貶值時,更是富上加富。

在那之後,富人的大肆揮霍日益明顯。在蘭科夫的書中,朝鮮的富人會光顧價格高昂的壽司店,購買走私來的電視、冰箱和各類貨物。他們最為不滿的是平壤時斷時續的電力供應。或許對於這些富人而言,他們最大的奢侈品就是靠賄賂官員或軍官而獲得的當地供電站的專用供電線。

儘管官員們在維持現狀的同時也能從他們的利潤中分一杯羹,這些”創業者“們最終卻可能危及朝鮮政權。當(官方)試圖剝奪他們的財富時,矛盾便有可能爆發。此外,日益拉大的貧富差距也滋生了憎惡之心。全貞淑說,她對司法體系中貧富差別對待的狀況深惡痛絕。她母親的一個窮朋友因幫助兩個女孩脫北而被判處死刑,而這個朋友的孩子們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叫去,眼看著他們的母親被槍決。全貞淑說,要是那個女人家裡更有錢或更有關係的話,她可能就被無罪釋放了。

朝鮮一向是個聳人聽聞的不公國度。但專家稱,自從上世紀九十年代的饑荒導致近百萬人喪生,國家食品分配體系崩潰後,朝鮮對人民的控制已經減弱了。在蘭科夫的書中,他寫道:”當今的朝鮮人,比起和官家的關係或特權地位,更看重金錢。“

但是在朝鮮內卻並無反抗的跡象。除了集中營中約20萬充滿怨恨的政治犯,(朝鮮國內)似乎並無地下人權組織,也沒有和前蘇聯一樣企圖顛覆政權的知識份子。全貞淑說(她在朝鮮時)從不敢冒險談論政變。朝鮮專家認為,抵抗的缺乏,不僅是洗腦的結果,更是金氏家族上臺之前,朝鮮人受迫傳統的惡果:20世紀上半葉,日本在朝鮮呼風喚雨,而再往前,則是長期的君主專制。朝鮮人對沒有壓迫的生活,幾乎一無所知。

然而,朝鮮已開始向對外開放踏出試探的腳步。非政府組織,如新加坡的”朝鮮交流“和加拿大/美國的”平壤計畫“,已經開始和朝鮮有關方面協商以前較敏感的問題,如銀行和金融領域。有時,朝鮮的步子大的嚇人:2010年,其中一個組織受邀作有關指數股票型基金和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的講座,而在朝鮮連提供儲蓄業務的銀行都沒有。但這些組織中的一個領導人說,形式上的交流比實質的內容更重要。

對其他形式的開放,特別是對取消資訊封鎖的呼聲亦日益高漲。一些朝鮮觀察家將今年一月穀歌執行官埃裡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的朝鮮之行視為朝鮮向開放邁出的一大步。BBC全球服務也被呼籲儘快開放朝鮮語頻道。專家認為,在這些開放中,外界生活方式的宣傳比政治洗腦更有價值。脫北者李聖瑉相信,這樣的宣傳甚至和食品援助一樣重要。他說:”只有在人民能分辨真相和謊言時,才能激發他們的好奇心。“而這樣的好奇,或許恰恰正是朝鮮這樣過度封閉的政權的噩夢。

文章來源:ECO中文網獨家授權 

原文出處:The Economis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法意PHIGROUP 的頭像
法意PHIGROUP

法意PHIGROUP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