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奧萊塔放下電話就下樓找報紙去了。她買了五六種報紙,然後挨個查找有關金融培訓方面的廣告。她把這些廣告的地址和電話記下來,挨個打過去。當維奧萊塔把所有的電話都打完後,她迷惑了,因為幾乎每家培訓中心對她的問詢都異常熱情,介紹都很詳盡,並且都信誓旦旦地說他們完全能讓學員在最短時間裡獲得進入這個領域並且制勝的法寶,似乎賺錢就是指日可待,探囊取物一般容易。但只有一家除外,這家培訓廣告在報紙的一個很小的角落,而且不是什麼中心,從廣告看似乎是某個個人的招生行為。維奧萊塔打電話過去的時候對方是一個聲音粗重的老年男人,從他不是很連貫的語句中可以聽出他似乎剛才睡醒。

    「你是想成為期貨專家,還是想成為贏家?」對方劈頭就維奧萊塔問。

  維奧萊塔沒明白對方的意思,於是問:「這兩者有區別嗎?」

  「當然有!區別就在於前一個是羊,而後一個是狼。」

  「不懂!我還是不明白。」

  「假如你是想在這個行當混口飯吃,成為一名年薪二十萬的專業人士,那麼就做前者。而如果你不是為了找工作,不想掙踢不倒的錢那麼就是後者。」

  「什麼叫踢不倒的錢?」

  「就是說那種不穩定的錢,今天可能有,明天或許就沒有。也就是說這錢不是薪水或者佣金,而完全是靠冒險和賭博而得來的錢。」

  「哦!是這個意思。」維奧萊塔這次明白了對方話中的含義了。她想了想,感覺這個人是一種另類的、完全不同與其他那些培訓中心的人的口氣。她喜歡這種口氣,「藍點」教會她一種能力,就是對異類的嗅覺。

  「你現在有多少學生?」維奧萊塔問。

  「一個也沒有!」

  維奧萊塔聽了對方這話吸一口涼氣,她驚訝對方的坦誠相告。

  「你真沒一個學生嗎?」

  「是的!」

  「那你能介紹某個你曾培訓過的學生,讓我瞭解一下你的能力嗎?」

  「沒有,我從來沒招到過一個學生。」

  「哦!這樣--」維奧萊塔開始對這個人的能力打了個大大的折扣。「我能冒昧地問一句!你在期貨市場做得成功嗎?」

  「我是個失敗者!」

  「既然如此你如何能讓我信服你能讓我學到真本領呢?」

  「這個我不保證!」

  「哦!是這樣,那我還是考慮一下吧!」

  「好吧!你考慮吧,拜拜!」 說完對方就掛斷了電話。

  維奧萊塔放下電話後繼續給其他中心撥電話,但卻都沒有這個人那麼讓她心神不定。他太直白了,維奧萊塔心裡想,他完全不是一個生意人的樣子來誘惑我讓我去他那裡學習。維奧萊塔在這個人的電話上畫了個圈。然後點燃一支煙又開始在房間裡度步。

  「如何選擇?」維奧萊塔問自己,「是按照常規去那些大中心去學習呢,還是冒險去一個從來不曾帶過學生,而且是個失敗者的那裡去學習。這真是一個很難決定的事情。」

  整個晚上維奧萊塔都在思索。最後她決定先去大中心看一看,瞭解了情況後再做決定。

  第二天,維奧萊塔按照地址去了三家大的培訓中心。她在那裡受到熱情的接待,同時給了她很多宣傳小冊子。維奧萊塔回到家後把這些小冊子研究了一番,她畫定了一家,然後心滿意足。她認為自己已經把問題解決了,於是開始動手做晚餐。她吃完飯後看了一會電視。可逐漸她又被另一個聲音呼喚,那聲音在她腦子裡不斷縈繞,好像總是在督促她去回憶昨天那個與她通電話的人說得話似的。

  「難道我的選擇是錯的嗎?」維奧萊塔問自己,「我是否應該用一種非常規的方式來看待事物呢?」

  維奧萊塔很煩惱,她一方面被那人捉摸不定的回答所吸引,另一方面又因為強大的世俗的慣性所拉扯。她猶豫了很久後決定再打個電話給那個人。

  「又是你!」對方聽到她的電話後懶洋洋地說。

  「是!我說實話吧,我現在拿不定主意是否該跟隨你還是按照正常人的邏輯去聽那些正規中心的課。」維奧萊塔說。

  「如果我是你的話,我就去正規中心聽課。」

  「為什麼?難道你就一點不不想給我信心來成為你的學生嗎?」

  「我相信命運,我不會刻意去做別人本不願意或者不是心甘情願做的事情。」

  「假如--,」維奧萊塔喘口氣說,「假如我做你的學生,你將如何安排對我的授課呢?」

  「這我沒想好!」

  「哦!你難道就沒有一個授課大綱或者講稿什麼的?」

  「坦誠地說我沒有。」

  「那麼你將以什麼方式給我講課呢?」

  「這個我說不清。」

  維奧萊塔眉頭越皺越緊,她簡直無法相信這個人在報上登廣告的目的到底是不是為了招學生掙錢。

  「你的授課費是多少?」

  「我不知道,你隨便給吧。」

  「這樣!我坦白地說,我現在只有700美元,我必須用這些錢在紐約堅持三個星期。」

  「哦!看來你是個交不起學費的學生。」

  「你的意思是說即便我要去也無法付起你的授課費?」

  「我想是這樣。」

  「假如我幫你做家務什麼的,你能答應用這種方式交換嗎?」

  「做家務?」對方沉默了片刻,「我似乎還沒奢侈到請鐘點工的地步,但也不是不能接受。你能做什麼?」

  「我可以為你打掃房間,為你做午餐或者晚餐。」

  「我冒昧問一句,你有工作嗎?」對方突然向維奧萊塔提了個令她意外的問題。

  「沒有!」 維奧萊塔迅速地回答。

  「你收入從哪來?你如何支付在紐約的開支?」

  「父母每月給我一千美金。」

  「哦!是這樣--,好吧!反正我看樣子也招不到學生。與其就手作罷還不如收你這個免費的學生。但我每星期只能有三天時間給你講課,而且只能是晚上。」

  「為什麼?白天不行嗎?」

  「白天我有其他的事情做。」

  「這樣!」維奧萊塔想了想,然後用咨詢的口氣問:「你真如你說得那樣在期貨這行當很失敗嗎?」

  「是的,千真萬確。」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很懷疑你是否能讓我有所收穫。」

  「這個你請自便,我不強求你來聽我講課。」

  「你叫什麼?」

  「傑西·克羅爾。」

  「我叫維奧萊塔·蒙蒂利亞。」

  「哦!你好,蒙蒂利亞小姐。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要睡覺了。」對方打著呵欠用冷淡的口氣說。

  「哦!那好吧!再見!」維奧萊塔放下電話,凝神靜氣想了一陣,她逆反心理越來越重,尤其是對方對她這種冷淡態度更加加重了她的逆反心理。假如對方很熱情,那也許會讓維奧萊塔立刻打消去拜師學藝的念頭,可就因為對方這麼冷淡傲慢反而讓維奧萊塔有一種衝動。

  她又把電話拿起來打了過去。

  「請問你明天晚上在家嗎?」維奧萊塔問。

  「在!」

  「我如何找你呢?你的地址是哪裡?」

  「皇后區某街某號。」

  維奧萊塔用筆把地址記下來。她放下電話後看著地址想了想,然後搖搖頭。心裡說:「皇后區,這個人一定住在貧民窟裡。」維奧萊塔越來越覺得自己熱衷於拜這個人為師有點荒唐。
  
  第二天早晨,維奧萊塔又去了另外幾家培訓中心。之後她在街上早早吃了晚飯,坐地鐵前往皇后區。皇后區是紐約窮人住的地方,黑人和有色人種很多,而且治安非常不好。

  維奧萊塔找這個人住宅花了一番心思。在天還沒黑以前終於找到了那所住宅。這是一個只有五層高的老公寓樓,牆壁都已經殘破斑駁。門前大街上到處垃圾和被偷掉輪子的汽車殘骸。維奧萊塔推開公寓樓門,上了三樓。她巡視了一遍,找到要找的房間,然後按動門鈴。一陣,她聽到裡面有人緩慢走動的聲音,接著門被打開。在門口出現一個亂蓬蓬花白頭髮,臉上到處都是皺紋的老頭。

  「是克羅爾先生嗎?」維奧萊塔問。

  老頭上下打量了一下維奧萊塔,然後點點頭,他把門開大,讓維奧萊塔進來。

  「你隨便坐吧!」克羅爾先生此時還穿著睡袍,似乎剛起來。

  維奧萊塔在客廳一個破舊的沙發上坐下來,環顧四周。她此時有點後悔了,對自己做出這種魯莽的決定後悔了。

  「東西都在冰箱裡,晚飯按照你的心思去做吧!我還要去躺一會。你做好了叫我。」克羅爾先生吩咐完立刻進了臥室。

  維奧萊塔先是聽到克羅爾先生上床的聲音,之後沒多久就是老頭的呼嚕聲了。

  「不可思議。」維奧萊塔心裡說,「這是個什麼人?連最起碼的一點對客人的禮貌都沒有,而且還不怕她是個賊。唉--,也許他根本就沒把我當學生,而是他不花錢雇來的傭人。」維奧萊塔有點奈何。她把包放在沙發上,走到廚房打開冰箱。冰箱裡東西塞得滿滿的,看來老頭很少出門,一次的採購就足以應付兩個星期的生活了。

  維奧萊塔捲起袖子,按照最快的速度,最簡單的方式做了一頓晚餐。她耐著性子幹完,她覺得既然來了不見識一下克羅爾先生的本事就離開太失敗了。

  晚餐做好後,維奧萊塔敲臥室的門喊克羅爾先生起來。過了一陣,老頭揉著稀鬆的眼睛出來。這次他沒有再穿睡衣,而是換了褲子和襯衣。老頭坐到餐桌前,示意維奧萊塔也和他一起享用。維奧萊塔搖搖頭,說:「我來之前吃過晚飯了。」

  「哦!」克羅爾先生點點頭,然後一個人吃了起來。他一直默默地吃著,並不理會一旁坐著的維奧萊塔。似乎維奧萊塔不存在一樣。老頭對維奧萊塔的晚餐做得如此簡單並不在意。他似乎對生活的要求並不高。

  克羅爾先生花了半個小時結束了晚餐。之後餐具被維奧萊塔收到廚房裡。維奧萊塔懶得去再理會那些餐具,她洗了手走了出來。此時克羅爾先生已經回到客廳。他點了支雪茄,嗆人的煙霧在客廳裡飄散開來。

  「坐吧!」克羅爾先生見維奧萊塔來到客廳,於是示意維奧萊塔坐在沙發上。

  維奧萊塔坐下來,然後盯著克羅爾先生,她在等對面這個老頭給她的第一堂課。

  老頭望著天花板,嘴裡的雪茄抽個不停。兩個人誰都不說話,空氣中飄蕩著寂靜。過了大約有五六分鐘,克羅爾先生終於開口了。

  「在我開始教授你這種魔鬼的技能以前,你必須瞭解到以下一些事情。」克羅爾先生語音緩慢地說,「在整個人類歷史中,最複雜,最不可預測的事物就是期貨趨勢。任何一門職業都比不上這個行當來的瘋狂……」克羅爾先生盯著一面牆,那目光似乎延伸到無窮遠處。

  「我這裡不會給你講期貨到底是什麼,它做什麼用,它是如何產生和發展的這些沒用的東西。我要告訴你的事你應該永遠不會從其他人嘴裡聽到,也許是你一輩子都不可能領悟到的東西。」克羅爾先生抽了口煙,停頓了片刻,繼續說「期貨,它就像一種有生命形態,像生物孢子一樣細微而又有活力的東西。人和它的關係就如同你用顯微鏡看載玻片上的溶劑一樣,你是在用一個高級的世界的目光來看待低級世界。那些低級世界的生命在你眼裡就像是一個被與外界隔離的花園,你似乎能看清他們一切活動。」克羅爾先生此時像是給自己說話,而不遠處沙發上的維奧萊塔則像不存在一樣。

  維奧萊塔靜靜地聽,當克羅爾先生開始專注於自己的獨白後,維奧萊塔就被對方類似神話般的敘述所吸引,她不再去想其他事情了,來時的煩躁情緒消失無蹤了。

  「這個世界上只有一種東西是永恆不變的,那就是死亡。」克羅爾先生說,「任何一個生命都逃脫不了,而那些有魔力的孢子也一樣逃脫不了。作為一個觀察者一定要清醒地知道那些孢子是另一個世界的生命,是脫離開觀察者生命的自由存在。所以觀察者只能去認識和發現它,卻無法干預和左右這些孢子。也就是說,人永遠不能左右那些孢子的活動。當我剛開始步入這個領域的時候,當我最開始作為觀察者認識這些孢子的時候,我自信地認為自己能左右大局。但經過與這些孢子四十年的交鋒後,我才明白我左右不了它們。我永遠只能是個觀察者,而不是個控制者。」

  克羅爾先生喘了口氣,低下頭冥想了一陣。然後繼續說:「你可能對我這種敘述感覺費解,從而理不出頭緒。實際上我的敘述是一種自我意識的表露,很多時候需要你去把握我思想中的火花,那些真知灼見。有些東西我是敘述不準確的,需要你有智慧去破解它。現在我們繼續談孢子吧--」

  「一個觀察者必須瞭解自己和孢子之間的相互地位,絕不要去試圖做控制者,永遠把自己當作觀察者。在這個過程中有三點原則需要注意:第一,孢子是有生命的,是活的。它是能夠躲避,並具有能力隨著環境的改變和時間的推移而變態的。也就是說孢子不具有穩定的形態,對孢子過去的認識不能預測將來。當觀察者瞭解到孢子的新形態後,孢子同樣也瞭解到它被觀察者所認識,於是變異就發生了。孢子一定會趨向於向觀察者未知的方向去變異。它具有足夠的智慧防止觀察者捕捉到它的變態規律。所以,對孢子的第一個認識就是它的永恆變異性。第二,孢子不可捕捉性。這是什麼意思呢?它的意思通俗的講就是不可掌控性。觀察者不能單獨把一個孢子從眾多孢子中分離出來,當你把一個孢子從群體分離開後,你會發現其他所有的孢子也都消失了。也就是說,孢子的群體和個體是統一的。孢子無所謂單個,也無所謂多個,孢子是一種即存在又虛無的生命。第三,孢子的單純性。孢子就是孢子,它不代表任何事物,任何事物也不代表它。孢子單純到只遵循一種規律,除這個規律外任何的表象都是虛假的鏡像。也就是說孢子反映的是整個世界的本原。不要用複雜的理論去表述孢子,越精細的表述越背離孢子的本質。」

  克羅爾先生不去管維奧萊塔這個雖然天資聰穎,但卻知識量並不多的女孩是否能聽懂,他繼續用幾乎魔怪搬的語言講課。這種場景假如被一個不瞭解真相的人看到真以為是在做某種宗教傳道。

  「能告訴我孢子遵循的規律是什麼嗎?」維奧萊塔輕聲問。

  克羅爾先生轉過臉,定定地看著維奧萊塔。片刻,問:「你知道期貨市場有名的漢克·卡費羅、貝托·斯坦、邁克·豪斯嗎?」

  維奧萊塔搖搖頭。

  「漢克·卡費羅是美國證券史上最有名的資深分析師,曾創下連續22月盈利不虧損的紀錄;貝托·斯坦曾是華爾街創下一單賺取十億美金的人;而邁克·豪斯則七年雄居華爾街富豪榜第一。」

  「哦!」 維奧萊塔點點頭。

  「但你知道他的結局嗎?」

  維奧萊塔又搖搖頭。

  「漢克·卡費羅死時身上只有五美元,貝托·斯坦被幾百名憤怒的客戶控告詐騙而入獄十年,出來時一文不名,而邁克·豪斯更慘,他在四十五歲就破產自殺了。」

  「為什麼會這樣?」

  「原因很簡單,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操作成功的概率總是遠遠高於眾人。但奇怪的是他們九十九次成功積累的金錢卻沒能經受住一次失敗打擊造成的損失。」

  「為什麼會這樣?」

  「你要問為什麼?道理很簡單,因為他們試圖去控制孢子。他們都認為自己找到一條一勞永逸的預測孢子變異的方案。有時間的話你可以去看看漢克·卡費羅曾經寫過的一本有關期貨理論的書籍,叫《期貨市場黃金技術分析》,書很有名,至今都是期貨界人士的必讀書。到現在為止很多期貨精英依然推崇那種最終只能是失敗而絕不會成功的東西。」

  「你的意思是說,他們這些人的失敗是源於他們的理論,是這樣嗎?」

  「對!當他們把經驗上升到理論的時候,失敗就注定了。我曾說過,孢子是一種智能生命,它具有向觀察者未知的方向變異的趨勢,而且它總是向觀察者未知的方向變異。當它意識到觀察者看透了它的真相後,它一定會發生變異,從而讓觀察者總結的理論失敗。」

  「你的意思是說,如果觀察者不把經驗上升到理論,那麼孢子就不會發生變異,對嗎?」

  「你說的對!當觀察者不試圖用規律去解釋孢子的時候,那麼孢子同樣也無法預知自己被觀察者認識。也就是說,道在不長高的同時,魔也不會長高;但是道如何試圖要超過魔的時候,魔必然要長高。」

  「那麼該如何應對這種狀況呢?如果道不能戰勝魔,那麼如何在這個遊戲中成為贏家呢?」

  「是啊!如果道不能戰勝魔,如何成為贏家呢?你問了一個很好的問題,本質的問題。要我說任何一個從事這個職業的人都有一件事是一致的。你知道是什麼嗎?」

  「什麼?」

  「貪婪!」

  「貪婪?這個我想是人的本性。」

  「對!是人的本性。就是因為這是人的本性,所以人總是要想試圖用戰勝魔的方式來成為贏家。但實際上成為贏家的簡單、有效和唯一的方式只有一種。」

  「是什麼?」

  「失敗!」

  「不明白!」

  「道理很簡單,魔不可戰勝,但卻可以戰而失敗。要想成為贏家就要從失敗中找,而不是從勝利中找。」

  「我還是不明白。」

  「你讀過歷史嗎?」

  「讀過,很少!」

  「你應該知道,歷史中很多例證都能證明勝利者往往會很快喪命,而失敗者卻最終成贏家。」

  「這為什麼?」

  「因為失敗者會選擇變異,而勝利者卻仰仗勝利而拒絕改變。這就是本質原因。」

  「變異因失敗而產生,而非勝利而產生。是這個意思嗎?」 維奧萊塔問。

  「是!就是這個意思。大到民族、國家,小到單細胞的生命都是如此。」

  「有因失敗而最終成不了贏家的嗎?」

  「當然有,但從概率上來說,贏家一定只能從失敗者中誕生而非勝利者。」

  「那麼這種觀點如何運用到期貨上呢?」

  「只要你用最簡單的方式去運作就行了。」

  「最簡單的運作是什麼呢?」

  「就是用眾多小的失敗來贏得大的勝利。」

  「不明白!」

  「我來告訴你吧!這個道理就是用小損失積攢大勝利。用九十九次損失一百美金的方式來換取一次盈利一萬美金去運作。」

  「這樣,那我操作一百次才賺了一百美金呀!」

  「是啊!看起來一百美金很少,但你要知道當你用九十九次失敗來換取一次成功的時候,你幾乎不可超越的。這種方式可以永遠持續,直到你成為最終的贏家。當然一百次僅僅是一個比喻,在實際中這個數字是不定的,不要拘泥於我表述的形式。」

  「我能問個問題嗎?」 維奧萊塔問。

  「問吧!隨便問。」

  「你說過你不是個贏家。既然你知道贏家秘訣為什麼不是贏家呢?」

  「是!我為什麼不是呢?原因就在於我的性格中總想走捷徑,不願意用那麼多次失敗來換取最後的勝利。我曾堅持過兩年,我一直是小賠積攢大勝,可當我每一次大勝利後,我總是想快速地度過小賠難熬的階段,後來在我賺了很多錢後,我就天真地以為不通過這種笨拙的方式,而用那些眼花繚亂的分析圖表也可以達到目的,其結果是我把以前所有的辛勞全部葬送掉了。」

  「我想問你個問題,假如你現在有一百萬美金,你會成為贏家嗎?」

  「我想我不可能了,我老了。我不想再去做這種無聊的遊戲了。」

  「那麼假如我有一百萬美金,你可以指導我如何做嗎?」

  「我想我也不可能。」

  「為什麼?」

  「因為貪婪和慾望,這種兩個東西會讓我送命。」

  「哦!明白了。但你作為我的老師是可以的,對嗎?」

  「是!」

  維奧萊塔把克羅爾先生的話在內心又重新思考了一遍,感覺克羅爾先生的話的確值得她回去好好研究一番。一陣一個令她疑惑的問題浮現在腦海裡,她問:「克羅爾先生,你為什麼在電話裡回答我咨詢時並不熱情,似乎並不在乎我做你的學生?」

  「我並不缺錢,其實我還有一點存款,足夠我養老的。我招學生僅僅是想知道世界上是否還有人忍受我這個老頭子的偏執和傲慢。」

  「哦!這樣,我就是你那個能忍受你偏執和傲慢的學生,對嗎?」

  「是啊!能選擇我而不去選擇那些有名的培訓中心的人一定在思維方式上與眾不同,這是做我學生的首要條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法意PHIGROUP 的頭像
法意PHIGROUP

法意PHIGROUP

法意PHI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


留言列表 (24)

發表留言
  • rtpop
  • 好文
    推推推
  • 虛空
  • 看暸好感動

    眼淚快掉下來


    有後續文章嗎

    有沒有完整文章

    我想要看全篇

    要到哪邊找呢

    謝謝
  • ㄎㄎㄎ....有意思!
  • 初
  • 因為本身從事期權居多..這篇讓我想很多..推
  • tzen1010
  • 推,請問有續集嗎?感覺故事還沒完 ^_^
  • mark
  • 看了這篇文章
    突然有很多領悟
    滑輪一直提醒要資金控管
    只要控管好
    就算前面賠了99次
    最後一次還是可以大勝
  • kai
  • 寓意很深
    我好像只是能輸99次而一次都贏不了的那種人
    謝謝分享
  • lafd999
  • Job 大真擅長說故事 :-)

    我又想到柯斯托蘭尼,他也是一個說故事的高手 XD
  • casey
  • 金融交易宛若求道,摸不著,看不見,以為找到了,卻又像泡沫變小了!要在稍
    微捉住又不要讓他飛走,也不要握太緊讓他悶死之間找尋平衡點,短期間可以,
    要長時間維持不被貪婪及恐懼拉著走,真不容易~~~~


    毋怪乎,能在金融交易上成為長期贏家的人,似乎就像得道高僧一樣……
  • cake
  • 看這篇有很大的感觸,終究脫離不了人性
  • z2248
  • 過去一直在思考從"失敗中領悟"這件事,可是總覺得並不符合人性

    至少這對我是不是個好方法,只會讓操作失去信心

    管理學的正增強是目前想到的方法

    謝謝大大好文章^^
  • oudeskimo
  • job大貼的文章總令人不自覺的投入,反芻
    很有意思..
    如果這是從某本書中節錄..
    可否告知書名..謝謝!
  • chu7358
  • 贏家永遠是堅持著自己的決心~
  • 無聊
  • 嘿!這讓我想起我師父的法則:
    「我可以贏,也可以一路贏,只要最後輸的不是我;
    我可以輸,也可以一直輸,只要最後贏的人是我。」
  • ESCLIN
  • 我看的好投入


    下文呢??


    感謝版大..
  • fa1cai2
  • 超好看
    謝謝job大
  • 這次中傷,好像也是因為大賺,
    忘了風險...把損失加倍還~
  • bandolltw
  • 順勢而為,別用太複雜的理論用來解釋簡單的孢子,也別用我們
    這個世界的認知來解析孢子的世界,因為不同的世界適用不同的
    法則
  • phigroup
  • 沒有下文,找不到。知道的人可以提供一下嗎?Job
  • musicpub5413
  • 這是《大圈》這本書上第二十六章-贏家課堂

    最後一句是----

    維奧萊塔低頭笑笑,她此時對對面這個老頭有了好感了。
  • musicpub5413
  • 維奧萊塔的第一次求職就這樣結束了。她不但遭到拒絕,還受到羞辱。現
    實給她狠狠地上了一課。回到住處後,她第一次開始吸煙,這煙是她在上
    樓前在樓下的小賣店裏買的。她頭一回感覺這種長長的白色圓棒能夠為她
    解脫煩惱,能讓她感覺舒服一些。

    “我該怎麼辦?”她問自己,“難道就這樣認輸嗎?”

    維奧萊塔在房間裏來回度著步子,眯著眼思考問題。是否該給埃德打個電
    話呢?她想,是否該同埃德商量一下,讓他出個主意呢?維奧萊塔幾次欲
    要把電話拿起 來,但都在撥號的時候中止了這種行為。“我要靠自己解決
    問題,”她對自己說,“我不能永遠依靠別人。否則我永遠也不能成為一個
    成功的商人。”她整個下午就 一直盤算著,直到天黑。

    埃德在晚上八點給她來了個電話,問詢求職面試的情況。維奧萊塔此時已
    經做了最後的決定,她平靜地對埃德說:“我不準備求職了。”
    “那你準備做什麼?”
    “我想去參加期貨交易方面的培訓。”
    “你完全可以一邊工作一邊學習。”埃德高聲提醒維奧萊塔。
    “不!我認為既然我要在這方面發展,那我就要先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
    我不想慢慢積累經驗,我要迅速進入這個領域。”
    “就我所知期貨、證券這種東西理論知識是靠不住的。”
    “我不知道,但我想首先學會了本領再考慮求職的問題。”
    “那——,好吧,”埃德歎了口氣說,“你準備如何開始?找到這樣的培訓中
    心了嗎?”
    “還沒有,我等會就去買報紙,看哪里有這樣的培訓。”
    “維奧娜,看來你對紐約還瞭解太少了,假如這樣一門專業知識能從課堂
    上學到,那麼全紐約的人都成富翁了。”
    “埃德,我主意已經定了。我要去嘗試一下。”
    “好吧!你去吧。”埃德沉默了片刻,然後說:“今晚想和我約會嗎?”
    “不!我想好好理一下頭緒,我得好好想一想。”
    “哦!維奧娜,你需要錢嗎?我知道你已經彈盡糧絕了。”
    “不!埃德,我還有一點。謝謝!我會照顧好自己的。”維奧萊塔溫柔地向
    埃德道謝,她為埃德能說出這種話而感動。

    維奧萊塔放下電話就下樓找報紙去了。她買了五六種報紙---接下文
  • C.dog
  • 道,包羅萬有。無存無不存,不可名,不可聞,不可見。

    處處是真理,有趣 ~ ^^
  • powertin2005
  • JOB大大真是博學多聞..好佩服..
  • yeh32136
  • 感謝job大非常受用,值得反覆再三閱讀。
    就如同<作手>一書提到, 善於輸者才是贏家
    請問job大認為股票市場也適用此心法嘛?
    有什麼要調整的嘛?
    謝謝~